历史上最有名的对头与他们的离世酒局|印度火葬场

作者:襄阳西继迅达电梯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7-17 17:49:04
历史上最有名的对头与他们的离世酒局

[导读]始自商周,迄于明亡,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作者裴涛撷取中国历史上一百个著名的酒局,加以演绎,于是有了这本《将进酒——中国历史上的一百个酒局》。大楚将选登其中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始自商周,迄于明亡,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本书撷取一百个著名的酒局,加以演绎。本书内容均出自正史或经典,作者用力尤深,往往就一人一事一言一行参考多书,辨析采纳,对很多历史事件提出了新颖而独特的解读。酒与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相依附,进入我们的生活、进入我们的血肉、进入我们的精神、道德与灵魂。这些酒局,或诡异、或荒诞、或血腥、或绮丽,成为中国文化长河中泛起的一道道独特的涟漪。

霸王别姬

主饮:项羽;主陪:汉兵;主宾:虞姬;地点:垓下

这是一场英雄美人穷途末路的酒局。

项羽一生英雄盖世,纵横四海,垓下是他戎马生涯的最后一程。

从当初号令天下共举义旗,到鸿门的势力博弈,再到刘邦会同韩信、彭越等名将四面围击。项羽已经兵少食尽,退守垓下。尽管如此,各路军马谁也不敢抢先来犯项王的虎威,他们都听说过项王以少胜多大破秦军、大破汉军的传说,他们之中很多亲身经历了惨烈的巨鹿之战,当时项王率领楚军以一当十,杀声震天。杀败军后,诸侯去拜见项王,都是跪着走进大营,不敢仰视。他们还见过项王活埋秦兵二十万的残忍,见过项王火烧房宫的暴戾。

灭秦后,项王曾经大封诸侯,但这些分封势力如同散沙,慢慢被刘邦鲸吞蚕食。项王曾经抓住了刘邦的父亲,要求他退兵。刘邦说:“我们曾经是结义兄弟,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你要烹我们的父亲,别忘了分一杯羹给我尝尝。”项王又要求与刘邦单挑,这请求被刘邦轻易地拒绝。刘邦说:“我要斗智,不和你斗力。”

垓下的项王,如同一匹受伤不轻的老虎,被重重围困。权谋之士张良用四面楚歌的心战术,彻底击垮了项王残余的雄心。项王惊慌了,感慨说:“难道汉兵已经占有了楚国了吗?否则他们的军营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楚人,在夜里唱着楚歌呢?”他每夜都不能入睡,在大帐之内饮酒消愁。看到身边的美人虞姬,辕外的良马乌骓,终于悲从中来。他放声高歌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中充满慷慨悲凉之气。虞姬深知项王,伴着楚音,也唱了一首歌:“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唱罢,二人痛哭流涕,没有了英雄美人身份的掩饰,只剩下对命运无常的绝望。虞姬所唱应该是出于后人的附会,后人还从“贱妾何聊生”的句子,附会出了《霸王别姬》的戏剧。这是一出悲剧,大王意气已尽,虞姬以最壮烈的方式,为他送行。

再后来的故事在司马迁笔下被演绎得波澜壮阔。项王率八百骑突围,杀至乌江畔,却不肯过江,自刎而死。

李清照为此写下:“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名诗。

在这场悲壮凄美的酒局里,送别了一个即将无依无靠的美人;也送别了一个即将赴死的英雄。微曦初露时,有一种刺骨的苍凉,随着晨风,透过重重低垂了几千年的历史帷幕,吹上我们的书案。这是项王携手虞姬饮酒高唱的时刻,是虞姬背向项王举剑自刎的时刻,是项王抱紧虞姬痛哭失声的时刻,是项王披甲突围的时刻。这场酒局所吸引我们的,不是他们的爱情,而是他们的传奇。

高祖还乡

主饮:汉高祖;主陪:沛城父老;主宾:亲故、仇雠;地点:沛城

项羽曾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行”,但他终于不肯还乡,因为功败垂成,无颜见江东父老。而刘邦则在六十一岁高龄时,回到故乡沛县。这是高祖登基后的第十二个年头,也是他去世前的六个月。

在司马迁笔下,汉高祖的形象极其复杂,既有无赖阴鸷的一面,也有英雄豪气的一面。他是历史上三个出身草莽的帝王之一,一旦脱下草鞋登上金銮宝殿,三位草莽帝王所作所为如出一辙。血染的江山,岂甘与开国功臣们共享,杀功臣就成了第一要务。一年前淮南王英布叛,但朝中已经没有了可以相抗的大将,高祖只好亲征。再往前推一年,是陈烯的叛乱;再往前两年,是韩王信与匈奴的叛乱、大将彭越被杀;再往前一年,汉初三杰之一的淮阴侯韩信被诬谋反。就连文臣萧何,也被下狱差点被杀头。至于当初响应起事的六国旧族,则早就被高祖迁入关中控制起来了。

过去高祖与大臣们饮酒作乐毫无避讳,但终究心有不足,授意新儒家叔孙通制定了一套繁文缛节,来节制礼仪。君臣之间,渐至森严隔绝,集权制度慢慢形成,高祖感概说:“如今才知道当皇帝的乐趣啊。”

高祖不满意太子刘盈,因为太子过于“仁弱”,又是心机深沉手段毒辣的吕后所生。他喜欢赵王如意,这是他的宠妃戚夫人所生。吕后巧做策划,请出了商山隐居的四个老头来辅佐太子。刘邦只好顺势下台,不再打废太子的主意。在他死后,吕后毒死了赵王如意,斩去了戚夫人的四肢、舌头,弄瞎了她的眼睛,烧聋了她的耳朵,养在厕所里尽情虐待。

高祖在项王要烹杀自己的父亲时无动于衷,而且推波助澜不肯退让。在战败时逃跑,为了减轻负担,几次将自己的儿子刘盈和女儿鲁元公主推下车去。登基后讥笑父亲当年偏心老实巴交的哥哥,没有眼光。

这一次,高祖大胜归来,没有回长安,而是在沛县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酒会。他将旧时的老朋友、亲戚们全部召集起来,极尽欢饮,酒酣时,高祖高唱了一曲《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让一百二十个小儿一起合唱。这样一连吃了十几日酒,才准备离开。在沛县父老的挽留下,又“张饮三日”。

我朝高祖也有过一次还乡经历。写下一首放之四海而皆可作的《到某山》,吃了两天红烧肉,看不下去民生疾苦,就转头去庐山开会了。

在《大风歌》豪情勃发的余音里,在风云际会、威加海内的喧嚣中,悲凉之感暗自潜生。现在的高祖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没有亲情,也没有仇恨。在一群愚昧卑微匍匐在地的穷乡故旧之中,他是否会想起如今飘然远去的张良、愤懑不平的韩信、担惊受怕的萧何,是否会想起勇武过人的项羽,想起戚夫人哀婉的容貌与吕后恶毒的目光,是否会想起儿时无赖但受到父兄宽容的温馨?他如今已经六十一岁,来日无多,他高唱起《大风歌》,希望用这种极尽渲染的热闹,来安慰内心深处的孤独与绝望。

荒淫的代价:第一个亡国酒局

内容摘自:《将进酒——中国历史上的一百个酒局》

作者: 裴涛

出版社: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6-1

ISBN:9787552008432

名人推荐:

古人好酒好宴,天上地下,酒事无处不在。孔融有“天垂酒星之耀,地列酒泉之郡,人著旨酒之德”;李白亦云:“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可是这么多酒事,却无一部酒史,宴史流传,实在是一件怪事。如今有裴子化杯为笔,披阅史书,从中检出一部中华酒宴小史,以飨大众。可见善饮者可写诗,可写文,亦可著史。宴中班马,酒里范陈,庶几近之。——作家马伯庸

“读史可鉴今,饮酒能知人。斯文或庄或谐,皆下笔蕴藉,寄托深微。虽为小品,亦足以发人感慨,启人遐思。”——武汉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词学研究会长王兆鹏

线上连载章节由出版社授权腾讯·大楚网发布,侵权必究!

》》》上期回顾:贵妃醉酒


  • 上一篇:过去这一年,最美好的事就是你我相遇|变形记胡伟
  • 下一篇:重庆崽儿当上气象先生 称最怀念在嘉陵江游泳|jiouquw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