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人生:没有人真的是赢家,都是输

作者:襄阳西继迅达电梯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09-26 17:08:36
币圈人生:没有人真的是赢家,都是输 本文关键词:皮尔斯,比特币,莫里斯,特朗普,代币

(原标题:币圈人生)

币圈人生:没有人真的是赢家,都是输

作者:Dawn

区块链话题当道,“币圈创富神话”也越来越吸引眼球,“3小时筹得1.47亿美元”的案例已不算新鲜。从美国、英国再到韩国,尽管监管机构屡发警告,币圈中沉浮的人们出于激情,出于对投资组合多样化的期望,更出于对快钱的渴求,纷纷“迎难而上”,令人心惊。

2017年10月3日,一个闷热的日子,70万人走上巴塞罗那街头,抗议西班牙政府。两天前,加泰罗尼亚不顾西班牙法庭的裁定,举行独立公投,马德里的反应非常激烈。警方到现场阻止加泰罗尼亚人投票,暴力事件爆发。这一天巴塞罗那正在进行大罢工———?商店关门,出租车拒绝载客。披挂着旗帜的人们穿过绿树成荫的帕拉莱尔大街,整个场景有种雨果小说中的氛围,国家可能分裂,眼前就是历史。但伊丰·沃特金斯和他的团队满脑子想的是另外一件事———?代币。

对53岁的沃特金斯来说,这一天应该是他们的大日子。他是英国初创公司DOVU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的目标是利用区块链技术创建一个移动数据在线市场。而区块链技术正在成为大热话题,这种点对点分散式分类账技术是比特币、以太币等加密货币赖以建立的基础。

A

付款源源不断

“就像办了一个派对,以为没人会来———结果很多人涌来了。做ICO就是这种感受。”

公司只有9个人,但已获得了捷豹路虎的秘密投资和英国政府旗下基金Cre-ative?England的支持。不过,DOVU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另一个源头:网上出售3亿个数字代币。

按照公司说法,这种代币(实际是一串代表价值单位的代码)将成为一种小型货币,供顾客在DOVU未来创建的区块链平台上购买数?据?。一些潜在买家是DOVU的支持者,想拿到代币,未来消费;但不少人则是投机者,计划囤积代币,等到DOVU成功、币值上涨时,再度卖出谋利。这样的买家不会只盯准DOVU一家,他们“投资”了几十种甚至数百种数字代币,期待一夕致富。

此时沃特金斯和公司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阿文·史密特和卡拉西娜·米列娃———刚从巴塞罗那展览会上出来。他们在一个区块链会议上做完了推介,正准备回市中心的酒店。公司产品主管亚历克斯·莫里斯在酒店等着他们,DOVU代币的发售将在晚上7点启动,而现在是下午6点35分,他们穿过人群,大队警察排列在人行道两边,装备闪闪发光。

“我们必须支持这些人。”史密特说,低头看着几乎没有信号的手机。“加泰罗尼亚人?”沃特金斯问。“我是说投资者,”史密特回答,“他们正在问各种问题。”

自从2017年9月上传一份25页的PDF文件,宣布将创建并出售自己的代币后,DOVU就一直通过Tele-gram?(加密货币爱好者常用的一种消息应用程序)与潜在买家保持联系。买家的问题包罗万象:DOVU使用的技术,买家支付后公司如何交付代币,以及DOVU的代币(正式名称为DOV)是否以及何时可通过在线加密货币交易所进行交易。Tel-egram集团已经发现,有骗子冒充DOVU团队成员,私下发送消息,说能以折扣价提供代币。

“有几个方面可能会出问题,”沃特金斯说。他们拐进了拉斯兰布拉斯大街旁狭窄的小巷。“网站被黑客入侵;有人进入我们的收款程序;还有‘钓鱼’———有人用伪装的Telegram账号或者克隆网站欺骗买家。但总的来说,我不担心。”

晚上7时03分,他们终于回到酒店。莫里斯正在屋顶游泳池边等着。“发售已经开始了,”莫里斯说,眼睛盯着笔记本电脑。暮色中,警方直升机正在空中盘旋,楼下的示威者开始猛敲平底锅。乱糟糟之中,酒店经理把背景音乐调得更大声。

“好,开香槟,”沃特金斯说。当可口的法国酩悦倾入杯中,买家的付款也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入DOVU的加密钱包。每分钟两单,一切进展顺利。DOV代币的销售将持续两周,如果全部成功卖出,DOVU将收入3000万英镑。“就像办了一个派对,以为没人会来———结果很多人涌来了。做ICO就是这种感受,”沃特金斯说。

B

荒谬的代币狂热

有人纯以嘲讽为目的,搞了一个“无用的以太坊代币”,居然也筹到了40000美元。

想象一下,你想开个赌场,问题是你没钱。投资者对你的计划毫无兴趣,银行对你不理不睬,拒绝借贷;朋友和家人力量有限,能提供的支持不多。但是,如果你做出一定数量的筹码,准备用于即将建成的赌场。现在你把这些筹码公开出售,以筹集资金,结果会如何?喜欢你创意的人会购买筹码,帮你把赌场变成现实。当赌场开始运行,他们手中已经握有筹码,可以用来下注。而且,由于筹码数量有限,如果未来赌场发展不错,行情见涨,这批筹码的持有者就能以更高的价格将筹码转售。

这个比喻并不严密(赌场筹码有固定价值),但它有助于解释币圈的ICO(首次代币发行)狂热,正是这种狂热为去年底今年初的比特币泡沫拉开了序幕。

2016年,许多企业家开始意识到,区块链技术使他们能够“铸币”,为自己的非物质市场筹集资金。而真正让这件事变得容易可行的,是区域链平台以太坊(Ethereum)。以太坊允许开发人员在其平台上运行开源应用程序,“铸造”可在各种程序中使用的数字货币。重要的是,这些代币可以通过在线交易所进行交易,从而为投机者创造了空间。

首先引发代币狂热的是DAO,这是一家以以太坊为基础的风险投资基金。它通过出售授予投资决策权的代币,筹集了1.5亿美元的以太币。不过,2016年5月推出数周后,DAO遭到黑客攻击,被“抢走”5000万美元。尽管遭遇失败,DAO的操作证明,确实有很多人愿意出大钱购买数字代币。

之后事情发展很快。每天都有人带着所谓创意,发行某种代币,进行销售,希望能筹到数百万,最后往往都如愿以偿。2017年4月,建立在以太坊协议上的去中心化预测市场Gnosis在12分钟内筹集了1250万美元;2017年6月,一家名为Bancor的公司在3小时内筹集了1?.47亿美元;2017年7月,新型区块链项目Tezos筹集了2.32亿美元的以太币和比特币;更有意思的是,有人纯以嘲讽为目的,搞了一个“无用的以太坊代币”(Useless?Ethereum?Token)ICO,直言不讳地说这个代币“没有价值,没有担保,没有产品,只是我想花你的钱”,并且用一根中指做标志,居然也筹到了40000美元。

多数情况下,这些ICO都不保证他们承诺的项目能够落实。有人干脆承认他们最终可能无法做出项目,买家支付的钱款通常被说成捐赠,而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和匿名性也让买家很难向骗子追究责任。但是在加密货币圈中,出于激情,出于对投资组合多样化的期望,或者出于对快钱的饥渴,人们“迎难而上”,纷纷出手。

早在比特币暴涨之前几个月,ICO就被一些明眼人贴上了“泡沫”标签。“完全处于泡沫之中,”加密货币交易所ShapeShift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弗瑞斯接受《连线》采访时说。“一些项目没有做出任何产品,甚至还没进行任何演示,就筹到了大笔金钱,数额之高,简直到了荒谬的程度。”

随着质疑之声渐多,各公司开始争着强调,他们发的代币是有实际效用的,不是不靠谱的野生证券。也就是说,具有一些内在功能,如访问一些服务。但是,一夜暴富的代币卖家,在二级市场上不停买进卖出、通过T?elegram上的操作将价格不断炒高的买家,两者不停讨价还价进行浮士德式交易,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全球各地的金融当局都开始关注此事。

2017年8月,高盛和知名风投调研机构CB?Insights发布报告,称ICO已经超越了风险投资,成为互联网公司种子资金和早期投资的来源。到2018年1月,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有1500多种代币。风险投资公司Fabric?Ventures的报告估计,2017年ICO募集到的资金总额达到56亿美元。突然之间,整个世界都充斥着数字代币,人人都想知道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C

到底是不是证券

BCAP代币当时被说成“数字证券”,但文件表明它没有配股权或分红权。如果基金破产,BCAP没有投票权和清算权。

在东伦敦有名的活动中心The?Brewery,布罗克·皮尔斯正站在礼堂的舞台上。外面是清亮的9月天气,室内则飘荡着木板上清漆的气味。但皮尔斯对这一切都不关心,100多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皮尔斯满头金发,有着好莱坞式的标准笑容。如果你看过迪士尼电影《巨鸭奇兵》和《第一公子》,可能会认出他。1990年代皮尔斯是个童星,现在还保持着一定的风采,虽然37岁了,仍然可以在青少年电影中扮演角色,而不显得突兀。

皮尔斯出生于明尼苏达州,是资深区块链投资人,比特币基金会主席,自2012年以来就涉足加密货币圈。2013年,他与人共同创立了Mastercoin公司,有人认为这家企业是ICO首创者。坊间传说皮尔斯参与了大约150个ICO项目,并在2014年以太币推出时,以接近20便士的单价,购买了100万枚。2018年1月以太币单价约为600英镑,这意味着皮尔斯拥有的以太币至少价值6亿英镑,但他不愿透露自己的确切身家。

和皮尔斯一同站在舞台上的,是来自block.one的两位高管。block.one是个初创公司,皮尔斯是其投资者和策略主管。该公司的代币名为EOS,其标志Chestahedron是一个由三角形与四边形构成的独特七面体,造型类似人类心脏。皮尔斯戴着的项链吊坠就是一个反光的Chestahedron。

此时推介已经结束,问答时间到。有人问到一个热门问题:很多代币就跟证券一样,在交易所进行竞价、交易,人们像炒股一样对它们进行投机操作,那么代币到底是不是证券?发行者是否应该担心美国金融机构的监管———如果这些没有得到授权的“证券”不合法的话?

面对这种问题,业内律师的答案通常是“这取决于你所说的代币本身”。但皮尔斯的看法不同:公司不应该一边说他们的代币有实际效用,一边游走在法规边缘,玩擦边球游戏,而应该刻意把它们当作证券发行。“多数代币不会成为实用型,而是证券型,”他说。“因为投资者想要认股权,想收权利金,想要分红,想要所有证券法赋予的东西。”

皮尔斯说自己以身作则。2017年4月,他当时执掌的风险投资公司Blockchain?Capi-tal通过出售“BCAP代币”筹集了1000万美元。这次发行在美国证券法规框架下进行,通过新加坡一个机构操作,除了具备特定资格的部分投资者,禁止美国公民购买。

BCAP代币当时被说成“数字证券”。但Blockchain?Capital的文件表明,BCAP没有配股权或分红权(除非Blockchain?Capital决定回购);如果基金破产,BCAP没有投票权和清算权。皮尔斯解释说,BCAP代币的主要优势在于其流动性,不像传统基金中的股票,通常会冻结多年。“赚钱的方式就是卖掉代币,你用1美元的单价买下来,以2倍、5倍或10倍的价格卖出。”皮尔斯说。“这是风险投资的未来。”

到伦敦之前,皮尔斯已经在科隆、罗马、法兰克福和基辅进行过推介说明。普通人对代币感到迷惑,皮尔斯的任务就是消除困惑。他之前已经经历了一轮泡沫并幸存下来:1999年退出演艺生涯后,他成为圣莫尼卡DEN公司的副总裁,该公司面向网络观众制作电影,但遭遇惨败:一些未成年演员指控皮尔斯和其他高管性侵他们,公司迅速陷入低谷。皮尔斯在西班牙被捕,但否认所有指控,最终无罪释放(DEN首席执行官马克·科林斯-莱克托认罪)。

2001年,皮尔斯推出了互联网游戏娱乐公司(IGE),这一尝试使他成为虚拟货币交易专家。IGE主要迎合那些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如《魔兽世界》)玩家的需要。这些游戏中的“黄金”是游戏币,玩家要设法赚取它们,然后用来购买角色装备。IGE以低薪雇用数千外劳,一连几个小时狂玩游戏,收割游戏币,然后转卖给西方玩家赚取真金白银。这种做法在法律上有可商榷之处,也激怒了游戏公司和正直的玩家,他们认为这是在作弊。

2005年,在担任IGE首席执行官期间,皮尔斯遇到了史蒂夫·班农。班农后来担任过极右媒体Breitbart?News的执行主席,做过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分析师,但那时他是一位有投行经验的电影制片人。班农2005年加入IG?E董事会,次年帮IGE获得6000万美元投资,由他的前任雇主高盛领投。2007年班农最终取代皮尔斯,执掌IGE。由于来自玩家和游戏公司的诉讼越积越多,他决定将公司核心业务转向游戏论坛。

这之后不久,皮尔斯发现了加密货币。“(作为IG?E创始人)多年来我一直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自营交易商,这自然而然地将我引向了比特币和加密货币,”他说。“我从网络视频游戏走向了现实世界。其实我一直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D

币圈大佬的梦想

“我不在乎钱,”他说。“如果我需要钱,新发一种代币就行了。”

皮尔斯靠在Chiswell?Street?DiningRoom?s餐厅的墙上,从The?Brewery到这里,仅需步行一分钟。正是午餐时分,大约20个客人全是block.one的员工或者皮尔斯的朋友。

皮尔斯正在训斥一位身穿EOS恤衫的青年。次日早上,这名男子将飞往澳门,参加一个新代币的ICO,据说是为一家赌场筹资。赌场幕后团队为这名男子的机票和住宿买单,希望借此证明“区块链大佬”对他们ICO的兴趣。“你正和坏家伙混在一起,”皮尔斯说。他警告这名男子,如不小心可能会丢了小命。他说,ICO的使命不仅“让风险投资民主化”,让纽约证券交易所这样的老朽走向没落,还将重构企业这个概念,以去中心化、开源、代币驱动的“部落”来取代它。

“‘部落’的客户需要代币。通过拥有代币,你不仅仅是客户,还是股东,”他说,“当你成为客户和股东,你也会想成为一名贡献者。这样一来,每个客户都会开始为他们的公司、他们的‘部落’尽力。作为‘部落’成员,他们所做的一切对他人有利,对自己有利。而且他们不想领取报酬。”

换句话说,皮尔斯认为代币是未来建设自愿、无私社区的基石。他喜欢的“部落”模式是“火人节”(Burning?Man),每年夏天在内华达沙漠中举办,以大型艺术装置、自力更生和自我表达哲学及使用迷幻剂等娱乐性药物而闻名,很多科技企业的管理人员参加。

皮尔斯很多演讲都会提到“火人节”。据他说,这是因为2006年一次“火人节”彻底改变了他,把他从“只会攫取金钱的鲨鱼”变成了“慈善家”。“我看到了人类可能的模样。我看到了一个处处正常的世界。”2016年,他在“火人节”上与克里斯托·罗丝(罗丝的公司Sensay最近刚刚做了ICO),新郎、新娘和客人都打扮成了独角兽模样。

至于如何将“火人节精神”融入商业计划,皮尔斯含糊其辞。在舞台上,他用满是“梦想”、“爱”、“地球”、“相信”等美好词语的幻灯片总结“火人节”的价值观。他还说,在决定是否支持一个项目时,他不会问创始人想做什么,而是问他们相信什么。“我只帮助超级英雄,我不帮助那些恶棍,”皮尔斯说。“但现在到处都是蟑螂,到处都在资助恶棍。”

他渴望把去中心化技术和内华达沙漠的嬉戏精神结合起来,改变“旧世界”,所以几乎所有的ICO皮尔斯都投了钱。“每个我都参与,”他说(他还大量投资房地产,自称正在“建造整个城市”)。

他解释说,投身ICO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创造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它会让这个星球变得稍微更像“火人节”。说话间他手指一直在摆弄自己的“家族徽章”:一个小吊坠,造型是两个独角兽在一个燃烧着的人形下把角靠在一起。服务员又上了一瓶名酒。皮尔斯点点头。“我不在乎钱,”他说。“如果我需要钱,新发一种代币就行了。”

E

永远的派对

EOS很可能成为有史以来净额最高的ICO———?计划进行341天,第197天时已经超过10亿美元。不过这些钱一分都不会用于公司的项目开发,所有收入都算利润。

ICO营销方面非常努力。他们的网站十分炫目,充满了轻松的科幻风格,并设有引发潜在买家焦虑感的倒计时钟(“距开售还有一小时”)。一些宣传噱头相当露骨:拳王梅威瑟、名媛帕丽斯·希尔顿、明星杰米·福克斯、球星苏亚雷斯等名人都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推广代币(Instagram上有张照片:梅威瑟坐在私人飞机上,面前是一卷卷的百元美钞,图片说明是“8月2日我会在Stox.com?ICO上赚取大把钞票”),不少人的报酬是用代币支付的。

还有一些宣传策略利用业内知名人士的支持,更加低调微妙一些。风投界和高净值人士通常可以在预售活动中以折扣价购买代币。“作为顾问,有时你甚至可以靠个人能力获得免费代币,”伦敦基金Open?Ocean?and?Fabric?Ventures的投资分析师麦克斯·莫什说。

ICO也因各种派对而闻名。一家名为Karma的公司为了庆祝代币发售,在洛杉矶一个天台举行狂欢,请来了穿着比基尼、戴着透明天使翅膀的舞者。在基辅一个游艇派对上,年轻女孩穿着极省布料的学生制服,胸前印着代币标志。在韩国,ICO发售的阵仗之大,堪与大教堂举行的弥撒活动媲美。

The?Brewery推介那天晚上,EOS在伦敦金融苍鹭大厦顶楼餐厅Sushi?Samba办了一场更低调的派对。大约60人手里端着鸡尾酒,来回走动。不知疲倦的酒吧男侍在装饰着彩灯的假樱桃树下忙着调酒,现场到处是印着EOS标志的气球,一条巨大的横幅悬挂在闪闪发光的EOS标志下面。

EOS很可能成为有史以来净额最高的ICO———2017年6月推出,计划进行341天,到第197天时已经超过10亿美元。不过这些钱没有一分会用于EOS的开源代码,为仍在开发中的新区块链做贡献。“我们已经拥有开发软件所需的全部资金,”block.one首席执行官布伦丹·布鲁默说。“所有来自代币销售的收入都将是block.one的利润。”

去年10月,布鲁默表示到EOS平台启动时,block.one将在平台运行的项目中投资10亿美元。但这一点无法保证:block.one自己并不打算启动平台,而是把这件事留给发烧友去做,希望他们创建EO?S驱动的网络。目前尚不清楚E?O?S代币在这假想的社区平台上能否应用。按照EO?S网站上的法律措辞,代币“没有任何权利、用途、目的、属性、功能或特性”。

在开曼群岛注册的Block.one宣称自己不会在代币发售时投资,以免干扰竞价,扭曲代币价格。但这一限制并不适用于block.one的个人成员,比如布鲁默或皮尔斯。

皮尔斯尚未来到,但几乎所有参加午餐的人都来了,他们的打扮像是皮尔斯的克隆体:连帽衫、E?O?S恤衫、Chestahedron吊坠,还有黑色靴子,多数留着胡子。一些人开玩笑地说出了“邪教”这个词。音乐越来越响。皮尔斯助手之一弗朗索瓦丝·辛克莱尔手持葡萄酒摇晃着,透过大窗户俯瞰伦敦。“伦敦跟‘火人节’截然不同,”她大声喊道。她解释说,在意识到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人们以革命性的方式彼此联接后,她加入了皮尔斯的团队。“多亏了区块链,我们可以成为集体意识的一部分。”

皮尔斯一直没来。他另一位助理、前矿业高管斯蒂芬·莫里斯陪他去艾迪生俱乐部参加了一场晚宴。晚宴由保守派杂志《旁观者》组织,来宾包括保守党政治战略师林顿·克罗斯比。第二天,皮尔斯和他的团队将飞往米兰,然后是伦敦,然后是西班牙的伊比萨岛,参加各种派对,然后是巴塞罗那,然后回到加利福尼亚,最后到直布罗陀,在那儿皮尔斯将与K?arm?a公司总裁迈克·科斯切奇一起主持会议。科斯切奇是前罗马尼亚环球小姐大赛组织者、特朗普的朋友。2017年1月特朗普上任时,他们都获邀参加了就职典礼。皮尔斯当时戴着的帽子上面写着“Make?Bitcoin?Great?Again”(“让比特币再次伟大”)。

F

问题与监管

SEC建议投资者谨慎,因为其中存在欺诈风险,如果被骗,几乎不可能追回资金。

“ICO到底是什么东西?”自从加密货币狂潮开始,这样的问题频频见诸头条。但首先问的应该是:“代币到底是什么?”

答案将决定代币销售的命运。代币可以是实用工具(比特币本是作为支付协议发明的),可以是证券(主要功能是投资工具,带着利润预期)。

尽管代币炒作者玩弄语言游戏,不可否认,一些代币就是不折不扣的证券。2017年7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DAO的代币是证券,另有其他许多代币,依据其特征,也可能属于证券。SEC建议投资者谨慎,因为其中存在欺诈风险,如果被骗,几乎不可能追回资金。代币发行公司开始禁止美国的个人参与他们的ICO(除了具备特定资格的投资者,比如符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规定的高净值人士),有些美国人为此使用了网络代理,以规避禁令。

去年9月,先后有国家禁止ICO,将之视为非法集资,其中包括韩国。“有一个阶段,ICO只要通过电话进行推介,白皮书都没有,就把事情办了。”Blockchain?Partners?Korea投资人YiseulCho说。2017年9月中旬,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管理局(FCA?)发表谨慎声明,称根据具体情况,一些代币可能是证券。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一样,FCA警告投资者,代币发售可能存在欺诈行为,并表示白皮书跟真正的招股说明书不是一回事。

“读IPO的招股说明书是律师要干的最辛苦的事情之一。”英国法律事务所Simons?Muirhead&Burton的律师拉乌尔·朗姆说:“光是读完所有脚注就很痛苦了。而ICO的白皮书中通常根本没有脚注。”

朗姆表示,加密货币天生的匿名性———这意味着代币买家的身份未知———容易催生“提前交易”(一种内幕交易、非法操作)。另一些专家则指出,与代币发行公司有关的人可能会偷偷将数千个以太币投入销售,人为操纵代币价格,令其维持在高位。“监管机构不能让风投私募股权的这个新对手为所欲为,完全不受监管。可能一年之内,他们就会关注到这一点,并引入新的规定,”朗姆说。

一些地方(如瑞士的一些地区、马恩岛和直布罗陀)欢迎这种新筹资模式。直布罗陀甚至与其证券交易所合作,准备开发一个代币销售平台。“国际要达到协调一致不是那么容易,而且需要很长时间。”Norton?Rose?Fulbright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伊莫金·加纳说:“我们可能看到各方的分歧。”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ICO更应该担心的不是监管,而是他们自身的问题。杰米·伯克是代币风险投资基金Outlier?Ventures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认为ICO是帮助开源开发者获利的一种方式,但也担心事情很快会走偏。“很多项目根本不会完成,”伯克说。“那些团队往往没有动力去完成它们,而且他们拿到的钱太多了。很快会出现很多‘僵尸公司’,只是打着项目的名号发代币。”随着比特币和以太币价格暴涨,那些公司创始人可能会发现,相对于拿资金去创业,直接抱着这些越来越贵的加密货币,赚钱更快更方便。

Outlier只投资那些做ICO时已经拥有产品的公司,伯克甚至制定应急计划,以防事情变得丑陋。“我们一直保持足够的法定货币,即使加密货币崩溃,也能维持一年。”他说,“如果一些大型代币销售项目急转直下,人们都会认为我们是骗子。看到币圈一些人开着兰博基尼、尽情挥霍、及时行乐的样子,我觉得他们品位很差。他们只有快钱。”

G

是否将迎来终结

“没有人真的是赢家,”他说,“从更长远的角度看,都是输。”

就在西班牙国王菲利佩在电视上声讨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分子时,DOVU的网站遭受了DDOS攻击,被迫关闭八个小时。DOVU团队最终设法恢复了服务,但破坏已经造成。“可能黑客也正在启动他们的ICO,想把买家的注意力从我们身上转移走,”沃特金斯说,“有些客户再也没有回来,但我们最终会赢得那些真正想要我们代币的客户(而不是只想投机的人)。”

2017年10月底,巴塞罗那发布活动两周后,DOVU结束了销售,筹到大约450万英镑。沃特金斯、斯米特和米列娃去摩纳哥城外的万豪酒店参加一个活动,其他团队成员留在英国,处理最后的细节,然后将代币交付到买家的“钱包”里。在那之后,DOVU将开始打造其产品。沃特金斯很乐观:他认为公司会在三个月内发布“有用的东西”,尽管他们跟每个ICO一样,没为自己设定最后期限。

彼时,币圈正目瞪口呆地看着曾进行大规模ICO的Tezos公开上演内讧。Tezos项目创始人向受托管理其2.32亿美元新筹财富的瑞士基金会负责人发起攻击,指责基金会负责人利用ICO资金为自己谋利,后者则说这是“人格诽谤”。接下来的问题是:Tezos最终是会打造和交付产品,还是完全崩溃?这会不会是ICO游乐场的终结?

但是,艳阳、和风,还有停泊在万豪酒店门前的白色游艇都太棒了,人们转眼之间就忘了这点担忧。活动结束后举行了一个鸡尾酒派对,其实就是一场ICO推介比赛,人人都在说自己的ICO项目。沃特金斯认为这很无聊,但也间中进行了一些富有成果的对话。“一个俄罗斯人提议用他的代币交换我们一些DOV代币。这是一种流通。我该考虑一下吗?”他问。

派对结束后,组织者叫来了出租车,将宾客带到摩纳哥市中心的一家餐厅。晚餐开始前,又是一个代币———?摩纳哥币(Monaco?Coin)———的推介。沃特金斯、米列娃和史密特坐在两个人中间:一人正准备发售代币,筹集资金做癌症筛查;另一位的ICO正在进行中,准备做一个融合人工智能、网络安全和区块链的项目。

享受完甜点,DOVU团队就离开了。在摩纳哥,你不能不去赌场。他们去了一个叫费尔蒙特的地方:触目尽是赌场标配的红色和金色地毯,荷官面无笑容,用法语大声吆喝着。“这里也卖代币,”沃特金斯说,在轮盘赌桌上放下了100美元筹码。

沃特金斯先是押注在红色筹码上,赢了。再次押红,又赢了。然后他输了。他耸耸肩。

“没有人真的是赢家,”他说,“从更长远的角度看,都是输。”

来源:《连线》

编译:Dawn

推荐阅读/观看:上海网站设计 https://www.flpsz.com


  • 上一篇:法德将联手向谷歌等互联网巨头征税 包括谷歌苹果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