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屹展示顶级科学家的一天:每天还是能睡6个小时

作者:襄阳西继迅达电梯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09-27 09:14:22
崔屹展示顶级科学家的一天:每天还是能睡6个小时 本文关键词:科学,纳米材料,杨培东,朱棣文

2017未来科学大奖颁奖盛典网易独家访谈间直播正在进行。斯坦福大学教授崔屹在网易访谈间与亲见传媒创始人贾梦霞对话时笑称,不忙的时候自己每天还是能睡6个小时。

崔屹展示顶级科学家的一天:每天还是能睡6个小时

在被问及一天的工作情况时,崔屹透露,早上醒来首先想的是今天有几件比较重要的事,最重要的还是跟科研创新、跟学生的科研讨论,“到了办公室会议就会开始,中间会穿插着很多事情,比如创业公司的事情,今天有什么紧急事情要处理,公司技术上的问题或重大决策,花半小时到一小时把问题解决。”

然后是教学,“要给博士生、本科生上课,带上我的笔记本电脑去上一堂课,上完一堂课回来科研继续,讨论继续,还有可能产业界、投资界的朋友来了,要聊一些将来投资的项目。到了晚上,很多事情是穿插在一起的,公司的事、教学的事、科研的事,考虑将来可能做什么投资,不是每天一大块全做什么事情,而是半小时、一小时地穿插进行。”

曾有科学家透露自己每天只能睡四小时,崔屹表示,特别繁忙的时候确实如此,但长期肯定是不可持续的,“人需要更多睡眠,我基本可以睡到6到8小时,6小时(的情况)比较多。”

以下是对话实录:

主持人贾梦霞:非常感谢美女CEO高欣欣和王总。刚才谈了无人驾驶,正好前天我在保定雄安新区一个会上,当时有一位百度办公室的孙主任在场,我问了他时间表,他说2020年可以量产可以辅助驾驶的自动驾驶汽车,分几步走,到2035年我们就能够真正开上无人驾驶汽车,把我们解放出来,在车里什么事情都能做。

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35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许“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其中包含的一项就是我们可以真正开上无人驾驶的汽车,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主持人贾梦霞:接下来要隆重请出今天一位科学界大咖,来自斯坦福的终身教授崔屹博士,有请崔屹博士。

欢迎您,非常感谢您的时间。

主持人贾梦霞:崔屹博士除了做研究之外,您也是两家公司的创始人,我到现在还没有开车,因为在北京还没有摇上车号,电动车是比较能摇上号的,但我朋友告诉我现在充电还不太方便,我了解您就是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可以研究出将来终身都不用更换的电池,我们能有这样的福气吗?

崔屹:电池技术非常重要,您说得没错,您关心的问题是开电动车充一次电到底能跑多久,能用多少年,我还要它足够便宜,电动汽车有那么便宜吗?我的充电速度怎么样?我的电动汽车是不是安全?一系列的问题都会出现。

所有(汽车)里的电池技术非常非常重要,我们过去做的研究,怎样让电动汽车充一次电将来能跑800公里、1000公里,能不能做得到,想回答这个问题,发展这样的技术,这涉及到电池的材料。

比如过去十年我的实验室在斯坦福做的硅的负极,要取代石墨碳,让电动汽车的里程数大大增加,里面有很多细节的科学问题、技术问题要解决,但现在已经看到了希望,硅负极电池现在在手机、无人机上慢慢开始使用,很快就会进入无人汽车,我想将来这会对电动汽车有很大影响。

现在也在努力能不能做一块永远不用换的电池,当然还需要充电放电,这个技术还在研究中,但我相信往下几年电动汽车技术会在全世界普及,现在已经能看到了,在爆发式成长。

硅负极既有基数研究的部分,也有应用研究的部分,相互结合,做能源技术时研究往往是基数和技术加在一起都在研究之中。

主持人贾梦霞:现在做到什么程度了?

崔屹:其实现在已经产业化了,市场上已经卖了好几百万只电池,在手机、无人机等消费电子类开始使用,今年是2017年,往下一两年时间电池会开始朝电动汽车上迈进。

主持人贾梦霞:现在是用在手机上吗?

崔屹:现在是用在消费电子类产品上,基本上电子技术都会走这么一个过程,先在其它小规模的应用上用几年,把所有问题都解决以后才会进入电动汽车,因为电动汽车要求比较高。

主持人贾梦霞:您的公司在苏州吗?在国内还是在美国?

崔屹:这个电池公司叫安普瑞斯,成立时总部在美国硅谷,斯坦福大学旁边,因为是从斯坦福大学出来的技术,现在我们在南京有一个研发中心,在无锡有一个生产线,大规模生产现在在无锡进行。

主持人贾梦霞:现在公司估值多少了?

崔屹:现在还处于商业秘密的阶段,不方便公布。

主持人贾梦霞:我想,像您这样的科学大牛出来做项目研究,融资应该是非常容易的吧?和一般创业者不太一样吧?

崔屹:我们的融资过程可以说是很顺利的,和一般创业者不太一样,融资确实比较容易找,想投的人很多,因为我们的技术背景、整个团队都很强,现在董事会也很强,里面包括美国前能源部长朱棣文教授是我们的董事,我们的投资人也很强,整个过程应该说是比较顺利。

主持人贾梦霞:您不单自己是非常厉害的科学家,已经创办了两家公司,接着还会做投资人,如果让您描述自己,您会如何数自己?

崔屹:说得没错,我创办了这两家公司,其实往下还有好些公司会陆续出来,关于能源、环境技术,空气过滤、水过滤等等,做技术和想创业的过程中看到,投资人投高科技(特别是硬技术)成功率不是很高,里面很大一个原因可能是对技术的了解和市场的结合看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有一个想法,将来我做投资会怎么做,将来我做投资的话,因为对技术有很多了解,技术风险大大降低,人的风险可能也大大降低,因为对人的技术水平会有很多了解,我想这是比较独特的角度,但我自己又创办过

公司,比较了解商业运作,这方面也能和技术很好地结合到一起,我想如果做投资的话,会是一个比较独特的角度。

主持人贾梦霞:在这几方面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如何划分呢?做一个顶级科学家,在我们想象中每天晚上两三点才能从实验室出来,怎么会有时间做其它事情呢?怎么分配时间?

崔屹:确实不太容易,要做科研、做教学,创办公司,将来还要投资,你说得没错,时间分配其实是最困难的,没有足够多的时间。

主持人贾梦霞:您给我们描述一下日常的一天吧。

崔屹:日常一天,早上起来马上就要想跟我学生科研会议的讨论。

主持人贾梦霞:比如昨天,大家非常好奇这样一位卓越科学家的一天是怎么过的?

崔屹:早上醒来首先想的是今天几件比较重要的事,最重要的还是跟科研创新、跟学生的科研讨论,到了办公室会议就会开始,中间会穿插着很多事情,比如创业公司的事情,今天有什么紧急事情要处理,公司技术上的问题或重大决策,花半小时到一小时把问题解决。

接着穿插着教学又来了,我要给博士生、本科生上课,带上我的笔记本电脑去上一堂课,上完一堂课回来科研继续,讨论继续,还有可能产业界、投资界的朋友来了,要聊一些将来投资的项目。

到了晚上,很多事情是穿插在一起的,公司的事、教学的事、科研的事,考虑将来可能做什么投资,不是每天一大块全做什么事情,而是半小时、一小时地穿插进行。

主持人贾梦霞:这是并行的工作方式,需要什么方法吗?现在我们都会感觉到时间(不够),如何用时间?有没有什么诀窍可以跟大家分享的?

崔屹:我觉得第一个诀窍是想办法模块化,比如一星期我基本要花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和我的学生讨论科研,将来想做什么,现有的数据分析,这12个小时就分成了一个一个小时跟学生的讨论,所以你会看到我有一个小组一个小组地进行讨论。

教学又有一块,一个星期上两个半小时的课,分两节,再加上一些准备,基本上就过去了5个小时。剩下的时间我要读最新的科学论文,要想科学问题,这样又去了一段时间。我还要跟投资界、企业界的人见面,参加各种会议活动。

模块化了之后有大概的分配,这样就不容易忽视掉哪块没做好。

主持人贾梦霞:我们听说美国很多科学家都是睡4个小时,您这样能保证睡4个小时吗?

崔屹:在特别繁忙的时候是那样的,但长期肯定是不可持续的,人需要更多睡眠,我基本可以睡到6到8小时,6小时比较多。

主持人贾梦霞:时间协调还是非常好的。您还有一个研究方向是新型布料,过滤PM2.5,跟现实结合非常紧密,这块进展情况现在怎么样?我看一个报导说,之前我们几年用的PM2.5口罩只是一种心理安慰,很多其实是没有用的。

崔屹:几年前我来北京,雾霾比较严重,那时候生病了,所以决定做PM2.5的过滤技术,做之前我们在北京确实买了不少品牌的口罩回去测试,发现大部分都不管用,管用的一两个品牌空气阻力很大,透气性不好,戴久了会缺氧。

主持人贾梦霞:这是什么原理呢?达到什么状态才能起到过滤PM2.5的作用?

崔屹:现有口罩是一种物理阻挡的办法,空气吸进来,里面有很多纤维颗粒、纤维微米在里面,但它同时也挡住了空气流通。

我们发明的技术是用高分子纳米纤维,直径小很多,里面融入了捕捉PM2.5的原理和怎么粘贴它的原理,捕捉效率很高。空气阻力大大下降,因为我们可以做得很薄,就可以达到这样的过滤效率,不会太厉害地阻挡空气。

主持人贾梦霞:现在已经走上市场了吗?

崔屹:我最近创办了一个新的公司。

主持人贾梦霞:叫4C?

崔屹:对,4C空气,中文名字叫“四清空气公司”,这块正在进行生产线设计,很快2018年时我们的产品会走向市场。

主持人贾梦霞: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来试用一下。

崔屹:好的。

主持人贾梦霞:您是特别跨界和综合的人,既做研究,自己又创业,准备做投资人,您的社交能力也特别强,包括您的联合创始人朱棣文,美国前能源部部长,我们想象当中科学家可能也不是这样的倾向,您是小时候就是这样综合培养吗?还是天赋过人?

崔屹:我想这个过程可能跟大家想象得不太一样。

主持人贾梦霞:普通人能做到吗?

崔屹:我觉得这是普通人完全可以做到的,小时候的教育其实比较开放比较自由,没想过非要当一个科学家,也没想过创业,小时候在非常宽松的环境下成长,该学习时学习,该玩的时候玩,我比较喜欢运动,喜欢踢球,到现在踢了几十年还在踢,一直保持,最后发现这对人性格的培养还挺重要的,一是比较积极向上。

主持人贾梦霞:小时候运动非常重要。

崔屹:运动非常重要,身体好,你会发现做事业身体是本钱,只有身体好了,长时间工作就没有问题。首先是拼身体,脑力在出生时差不多就定格了,后来通过知识的不断改变和积累会让你的脑力用得越来越好。

最后综合素质培养,当你要把一个工作做好,你会发现需要很多素质加在一起。

主持人贾梦霞:尤其创业非常需要全面的素质,当然我想顶级科学家也是一样的。

崔屹:需要很多全面的素质,需要你有这样的素质时你也不要怕,你去培养、去练习就好了,在实战中成长,慢慢积累之后,你就可以变得比较全面,可以创新、可以做各方面的事情,可以跟人交流很好,社交能力很强,都是可以发展起来的。

主持人贾梦霞:在学校时就参加学生会工作吗?在中科大的时候。还是只是读书?

崔屹:大学时参加了不少学生会的工作,我在中科大时当过一阵子学校的体育部长,组织了不少体育活动。

主持人贾梦霞:要想当顶级科学家,首先要运动好,这是一个诀窍吗?

崔屹:我觉得运动对我来说起了挺大的作用,(培养)坚韧不拔(的精神),有很多相通之处,这是体育对我的促进,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要这样,我只是分享我自己的例子。

主持人贾梦霞:因为您自己喜欢动吗?还是小时候父母有这样的要求?您是什么样的家庭?

崔屹:父母也没有这方面的要求,小时候跟小伙伴们一块儿长大,一块儿玩一块儿闹,自然就形成了,我的家庭父母都是教师,可能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环境,家在学校里,学校里有各种各样的体育活动,自然而然就融入进去了。

主持人贾梦霞:我们知道中科大的材料系非常厉害,包括杨培东,跟您是一个系吗?

崔屹:对,伯克利杨培东教授跟我是一个系的,我们现在做的是材料类的研究,当时我们都在科大的应用化学系,都是从这块出来的,所以你可以看到学科交叉非常厉害,化学、物理、材料,很多时候都可以融合在一起。

主持人贾梦霞:我看材料界有很多。

崔屹:我们那个系培养了很多毕业生,特别在材料界非常有名的,那一级的学生加在一起确实有很多。因为科大培养学生的特点是注重基础教育,我们学化学、学物理,学的东西很多,跟这有关系。

还有就是所谓学长对学弟学妹的带动作用,比如大家看到某个学长做得很好,觉得这个方向很有前途,就投入得更多,跟这方面也有关系。

主持人贾梦霞:杨培东曾经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是呼声很高的科学家,也是你的学长,现在你还有没有诺贝尔奖的梦想?

崔屹:说到诺贝尔奖的梦想,诺贝尔奖是人类科学界的最高荣誉了,其实我们做研究时想得比较少的是诺贝尔奖,比较专注的是把科学问题、技术问题好好解决了。诺奖的问题不会考虑得太多,反而是专注很重要。

主持人贾梦霞:“专注很重要”怎么理解?我觉得您是可能,但在基因当中对应用可能更感兴趣。

崔屹:专注的意思是,我专注把技术做好、科学做好、事情做好,比较少想后来会带来什么荣誉,这是我指的“专注”。比如我创业,我去办公室,我整天想的就是怎么把公司做好,有什么潜在问题可以解决,有什么机会能让公司成长上去,想的是这些实实在在做事的专注度。

主持人贾梦霞:事情做得多了以后会不会分散注意力?

崔屹:事情做得太多会分散精力,是不是做不好了,我觉得这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多专注叫专注?我反而觉得我做科研、做教学、做公司创业,创业过程中产生了很多新的科学问题、技术问题,回过头又促进了我的科研,所以这是一个相互促进的关系。

当然里面有一个度的问题,到底怎么分配时间,所以这变得很重要,分配时间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

主持人贾梦霞:回过头来说,分配时间真的是最大的学问,因为每个人其它资源是不平等的,只有时间平等,如何善用时间决定了你能走多远。

崔屹:完全同意。

主持人贾梦霞:还有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石墨烯这几年创业很热,我在联想之星总裁特训班,每年都有很多同学做石墨烯创业,您怎么看待所谓的“石墨烯时代”?

崔屹:石墨烯是一种纳米材料,过去二三十年,在石墨烯之前有量子点,有碳纳米管、有介孔材料,半导体纳米线,现在有二维材料,有一系列新材料,石墨烯是这一系列材料里的其中一个,石墨烯有很多优秀性质,电子在里面跑得很快,它很薄很柔软,有很多它独特的特别好的性质,世界纪录的性质。

但说“石墨烯时代”可能有点早,因为石墨烯作为一个材料,它的特性,一个技术要真正变成时代,除了性质A和B最强,CDEFG都要同时满足才能做出一个真正有用的技术,我想石墨烯的性质还没到那个程度,但它在某些方面的应用会对那些应用有所帮助、有所促进,我们还要继续往下看石墨烯的走向,我想石墨烯一词现在略微过热,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主持人贾梦霞:您认为这个时代会到来吗?

崔屹:应该说往下是纳米材料的时代,石墨烯只是其中一个主份,有所帮助,如果定义为“石墨烯时代”,可能性比较小,但绝对是纳米材料时代的到来,往下一百年你能从科学、从技术、从应用上,能看到纳米材料在能源、环境、电子、生物医疗等各个方面的应用。

主持人贾梦霞:从国际来看中国石墨烯材料技术发展怎么样?

崔屹:过去十多年中国材料技术发展非常快、非常欣喜,相对其它学科,中国对纳米材料投入很大,发展很快,进步得很好,当然还有很多要改进的空间,相对美国也好,欧洲也好,还有一定空间需要继续加油,但底子打得非常好。

主持人贾梦霞:好的,非常感谢,今天在直播的最后也请您做一下预言,在新材料方面您对未来有什么预言呢?

崔屹:我用两三句话讲一下吧,过去用材料定义整个人类的发展,从石器时代到铜器、铁器时代,再到最近出现了半导体时代,硅的时代,有高分子加入同期进行,将来发展应该可以说是不光基于某一个元素而定义的材料时代,而是把这些材料的尺寸、形貌进行控制,对它的组合进行控制,也就是所谓纳米材料的时代,这是将来往下几十年、上百年我们看到的最兴奋的,它能够完完全全和人类的生活、高科技结合在一起。

主持人贾梦霞:好的,非常感谢,谢谢崔屹博士,在他的预言中,纳米时代全面带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推荐阅读/观看:密云网站建设 http://mywzjs.cn


  • 上一篇:借款乐视网“爽约” 贾跃亭钱到底去哪了?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