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军“强军故事会”活动入榜作品

作者:襄阳西继迅达电梯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05-15 02:10:30
全军“强军故事会”活动入榜作品   兵车向北   《兵车向北》:沙哑的声音坚定而有力,穿过暴风雨和车厢,让驾驶员不可抗拒地镇定下来,车辆平稳向前行驶……   中部战区 ■创作者:任发源 李晓勋 ■讲述者:秦 博   8月的天空,阳光火一样炙烤着大地,一丝风也没有。笔直的公路上,装甲车队由南向北高速行驶着。   编号337的战车内,气温高达45摄氏度,蒸笼一般。驾驶员李国华极力想把眼睛睁开,可眼皮像挂了千斤的砝码,不停地往下坠。   车长刘东雨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喊:“别睡着了!”驾驶员猛地坐直了身体,瞪大眼睛向车前方看去,一切正常,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怎么回事?全班弟兄的小命都在你手里握着呢,还能不能行?”   “班长,太累了。”   “别人就不累?!有其他兄弟会开,还轮得着你吗?任务没完成就怂啦?”   “谁怂啦?这种强度的行车,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驾驶员小声嘟哝着。   “你可别忘了,受领任务时那豪气冲天的保证劲儿。来,把这个吃了!”车长从医药箱里抽出营里给备下的红辣椒递给驾驶员。   “我不吃,那么辣,和自虐没啥区别!我还能坚持住。”   车长看了看他,没再说话,两眼紧盯着前方。为了保证驾驶员有充足的饮用水,车长已经两个小时滴水未进,还要不断说话,防止驾驶员犯困,这会儿,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腥甜的味道弥漫开来。   两天前,正在野外驻训的一营接到命令,务必在48小时内机动到达1000公里外的A基地,参加联合演习任务。好家伙,国际级别的演习!霎时间,全营沸腾,团长在誓师动员大会上明确表示,只要任务完成得漂亮,打出英雄团队的威风,就要给一营请功。营长听到这话,兴奋得脸都红了,当场立下军令状。能不能立功先不说,咱们得让那些外国的同行见识见识中国军人的风采!全营官兵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飞到A基地,和语言肤色都不一样的外军比试比试。   驾驶员也很兴奋,得知自己将驾驶337车,而且是单独驾驶,心里乐开了花。作为连队唯一的列兵司机,已有15年兵龄的车长刘东雨总说他最多只能顶半个人用。如果不是一部分驾驶员去学习新装备的操作维护技术,自己最多只能当个预备,如今天降大任于己,不正是证明自己的好时机吗?想到这里,他偷偷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看你那傻样!”正在统计物资的车长说。   “没,没啥。班长,这A基地在哪?”   车长抬头看了他一眼,“跟着车队走就行了。”说完,眼睛又紧盯着前方。   “不管在哪,我一定把车安全开到A基地,到时候你得承认我是一整个司机!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要去给车加油了!”   看着跑远的身影,车长将贴反的标签摆正,写满岁月痕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上午8点整,距离上级要求到达的时间只剩4个小时。车队已经连续行驶20个小时了,中途虽休息过两次,但高强度的行车和高温还是让驾驶员感到疲惫。   “这鬼天气,热得人直发晕,班长,要是能下场雨,降降温就好了,我肯定就不会犯困了。”   车长看着驾驶员苍白稚嫩的脸颊,动了动嘴唇,想说点啥,又咽了回去。   “班长,天怎么暗了?”驾驶员透过玻璃向前看去,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短短几分钟,乌云翻滚着占领了整个天空,乘着大风,豆大的雨点扑打在车身上,发出密集的响声。   “哈哈,真是要什么来什么,凉快多了!”驾驶员兴奋地大叫道,车长的脸却严肃起来。   雨越下越大,看着越来越暗的天空,车长的眉头皱成了一根线。能见度太低,已经不适合行车,但如果停车等待,能否按时到达目的地就成了未知数。   “301,我是337,收到请回答!301、301,我是337,收到请回答!”暴风雨严重干扰了信号,电台里除了刺耳的电流声,始终没人回答。   天更暗了。   “班长,怎么办?要不要停车?”   “没有统一指挥,停车很危险,打开大灯和双闪,车辆缓慢减速,拉大车距!”   “班长,车辆视界太小,能见度太低,怎么办?”驾驶员沙哑的声音透出一丝紧张和不安。   “不要慌,你谨慎驾驶,我出舱指挥!”   “这么大风雨,人能受得了吗?要不咱们一边停车得了,等雨小了再走……”   “哪儿这么多废话,好好开你的车!”   车长掏出随身携带的雨衣盖住电台和仪表,用力推开头顶的密封舱盖,霎时间,大风裹挟着冰冷的雨珠扑打下来,穿透了车长单薄的作训服,打在身上微微的刺痛。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胡乱抹了一把雨水和泪水的混合液体,他极力睁大双眼,顺着手中强光灯的光柱向前眺望。   “驾驶员,车速不变,正直行驶!”   “驾驶员,车辆减速,前方100米处右转弯!”   “驾驶员,车辆靠右行驶,注意避让前方车辆!”   沙哑的声音坚定而有力,穿过暴风雨和车厢,让驾驶员不可抗拒地镇定下来,车辆平稳向前行驶。   10分钟过去,雨没有停;20分钟过去了,雨还没有停。1个小时过去,雨依然肆无忌惮地下。   车长的嘴唇发紫,脸色越发苍白,衣服早就湿透了。雨水顺着衣服渗进了作战靴,又带着体温,沿着靴子底部做着规律的自由落体运动。最要命的是双腿关节传来阵阵刺痛,让他难以站立。那是在一次抗洪抢险中,车长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中连续施工两个昼夜,最后被战友抬到了医院,从那以后,双腿落下了永久的病根。   驾驶员用余光看着车长抖动的双腿,思绪万千。热就热吧,干吗非得要下雨?下就下吧,为什么下这么大?大也就大了,不能等雨小了再走吗?干吗非得要出去指挥?自己有伤不知道吗?真是个傻兵,对,没错,就是个傻大兵!想着,想着,驾驶员感觉有只虫子飞到了眼里,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他揉了揉双眼,却是泪水!他顺手拿起旁边的干辣椒嚼了起来,一股温暖的气流从上至下包围了身体。   距离出发20个小时,肆虐了两个多小时的风雨逐渐平息,光线变得明亮起来,前车已清晰可见。   “班长,视野良好,你赶紧坐下来吧!”驾驶员平静的语气中透着希冀。   车长搓了搓僵硬的双手,麻木的双脚跺了几下,靴子里的水四溅而开。他转身向后看去,整齐的车队一眼望不到头,每辆车的副驾驶位置上都站着一个人,他们有的在整理衣服,有的在捋着潮湿的头发,有的在说着听不清的话语……   “班长,快看前面,快看前面!”驾驶员兴奋地大喊。   “喊什么,大惊小怪的!”车长缓缓转过头。   远方,一碧如洗的蓝天上,阳光驱散了乌云,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一道五彩斑斓的彩虹横挂在天空。彩虹桥下,写着“A基地”大字的塔形建筑物巍巍矗立,在驾驶员李国华再次模糊的眼中,是那样的高大和威武。   笔直的公路上,一支车队由南向北高速行驶,不一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守望和平   北部战区 ■创作者:李祥辉 ■讲述者:管付岩   一个孤单的白色集装箱,静静地躺在那里,在医院门诊诊区入口大约10米远的外墙边下,从外表看,它与其它的集装箱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二级医院按联合国规定设置的遗体存放冷库。   西非马里武装派别林立,恐怖袭击频发,安全形势极为严峻。那里是联合国各维和任务区中武装冲突最激烈、恐怖袭击最频繁的任务区;在那里,维和部队人员伤亡最惨烈。近年来,已有80多名各国维和军人阵亡。   每当被誉为“蓝盔天使”的中国维和医疗分队的医护人员打开医院门诊大门,都会禁不住多看这个集装箱几眼,谁又会知道横亘在生死之间的那道门,会不会被再次打开。   去年5月27日,马里首都巴马科非洲塔附近发生一起针对联马团(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的恐怖袭击,造成了孟加拉国维和人员一死一伤。在马里执行维和任务,这样的袭击经常发生,战争与死亡离中国蓝盔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10天后,也就是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抵达任务区刚刚两周,中国“蓝盔天使”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清晨,她们接到命令,去巴马科前接一名尼日尔维和步兵营伤员。与此同时,医院迅速启动了抢救预案,做好一切抢救准备。   在焦急的等待中,她们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伤员在转运中已经牺牲,需要安置在医院的集装箱里存放,等待时机运回他的祖国。   马里的夜如墨般黑,那一夜异常安静,中国“蓝盔天使”都没有睡好。尼日尔战友,我们不敢想象你在远方的父母、爱人,获悉你牺牲的噩耗后,会是怎样的痛彻心扉,我们所能做的只是默默地哀悼,默默地期盼和平的阳光早日照进现实。   回家的日子终于到了。那天,几名中国“蓝盔天使”头戴钢盔,身着防弹衣,军容严整地来到那个孤单的白色集装箱前。   阳光火辣辣的,她们透过墨镜的侧面也能感受到热浪袭来,汗珠子顺着脖子往下流。按照命令,她们将把这位尼日尔战友运送到加奥机场,然后由维和友军的飞机将烈士转运回他的家乡。   当“大盒子”被缓缓地抬出来,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所有能来的参谋军官都静静地列队肃立,人人都庄严肃穆地行军礼……战友们抬着他,就像送别睡着的兄弟。   车缓缓前行,似乎怕惊醒了这个梦中的小伙子,他才只有20多岁。一个年轻的生命,把小家抛在身后,与中国唯和军人一样,跨越千山万水,来到这里捍卫和平、守望和平。   车平稳地抵达了墙上遍布弹孔的加奥机场,前来接转的友军飞机尚未到达。停机坪笼罩在太阳的炙烤中,中国“蓝盔天使”把运送烈士的车停在了小楼的侧面,因为那里有一点点阴凉。   静静的等待,似乎空气都凝固了。约20分钟后,直升飞机来了,他们是俄罗斯维和部队的。交接过程中,虽听不懂对方说些什么,但彼此的动作和表情都表达了送别战友的悲壮。   魂归故里,当飞机渐渐消失在视线时,中国“蓝盔天使”默默的注目礼表达出的钢铁意志,叠印在非洲大地上。   一枚哑弹   中部战区 ■创作者:孙 泉 ■讲述者:韩耀光   这天,阳光明媚,海风轻柔。天边海鸥似一个个黑点,高高低低起伏不定。   无人机拽着拖靶起飞,沿着航线直逼菱形双37高炮阵地而来,“幺四五洞,两千”“幺五洞洞,一千九”……阵地通话器不断通报着射击诸元。炮弹上膛蓄势待发,一张铺天火网即将织成。   然而,集火射击命令始终没有下达,却传来了“目标离远”的口令。   参加此次射击演练的预任战士大多没有实弹射击经历,压弹上膛时,才算见到了“真家伙”。“菜鸟”上阵,心脏突突,脚下发软,还有人紧张得脑子一片空白。   刚才一动试演,搜索、捕捉、追踪、锁定,一套动作下来,这才缓解了新手们的紧张情绪。   “3、4炮手你们抖什么抖,没打过炮啊?”2号位炮班长杨建训道。   “班长,这个真没有。”4炮手李琦回答道,“但,班长,您放心,我手稳,航路、速度保证装定好!”   “对,班长您就放100个心,虽然我们心里紧张,但实战起来毫不含糊。”三炮手孙浩接着李琦的话说道,“再说,旅长督阵,我们哪儿敢掉链子!”   “东北方向搜索目标!”靶机马上进入射击区,“这次来真的了啊!”杨建小声地向炮班提醒了一声。   只见火光频闪,“轰隆隆”,硝烟滚滚而起。几轮射击下来,兵们脑中嗡嗡作响。在第5次射击完毕后,李琦口中蹦出两个字:过瘾!   突然,“炮膛里有哑弹!”递弹的7炮手大喊。别说新手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连续几年参加实弹演习的杨班长也没遇到过,心里甚至有了撒开腿就跑的冲动。杨建一时也不知所措,随即用对讲机报告指挥所,指挥所又向旅长汇报了情况。   “营、连长跟我上,其他人员撤至安全位置!”旅长不由分说向阵地跑去,因为他知道处置这个情况没人有经验,除了他。   “炮身打到45度以上,关保险!”旅长第一时间来到2号炮位,下达了第一个口令。“3、4、5、6炮手撤!”这是第二个口令。   “离发现哑弹多少时间?”“报告,45秒左右,不到1分钟!”“看底火!”“报告,看不见。”与杨班长的一问一答间,旅长已有了决定。   “怕不怕?”旅长淡淡地问道。   “怕!”二炮手李海已是满头大汗。   “没多大事,别怕。1、2炮手锁死高低和方向,撤!营、连长你们靠后,我来退弹!”拉握把向后,退弹,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嗨,虚惊一场!”此时距离发现哑弹1分40秒,阵地上传来旅长风轻云淡的声音。   原来,击针弹簧失效,底火上根本没有击痕。   “还是咱旅长素质过硬!”   “要我说再加上一条:胆儿大!情况不清就敢退弹。”   炮班长杨建说:“都说得没错,但我觉得旅长的‘虚惊一场’更耐人寻味。”   “法宝”在手   西部战区 ■创作者:高大伟 ■讲述者:董 伟   机枪连的指导员杨宪法走马上任,手中攥有3件“法宝”:条令、法规、《纲要》,他时不时拿出“红本本”。   年初,刚到新连队任职的杨指导员,第一次晚点名,上来就说“请为我卡时!”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本《条令条例》,一字一顿地在台上宣读有关晚点名的规定,他让战士卡表限时。立竿见影,不出几日,机枪连晚点名时间过长的问题立马得到纠治。   那是杨指导员到连后,一天晚上点名结束,正准备到各班宿舍再转转,刚到八班门口,就听见战士小陈小声嘀咕:“今天点名又超时了!”   “你还别说,今天就差指导员没讲,你数数,都成套路了,连长讲了,排长做强调补充,值班员也要凑热闹!”一旁的小蒋低声道。   “呵呵,没准咱班长晚上睡觉前还搞个‘卧谈’呢!”上等兵小程调侃道。   随后的几天,杨指导员在点名时都拿个秒表卡时,结果大多班级每天几乎都超时。刚上任的他,第一次亮相就是“念”法规。   一次连务会上,杨指导员左手小本本、右手“红本本”挨个对表,逐人逐事念:熄灯后加班加点练体能、被通报批评的战士被罚做小值日……这些在以往司空见惯的做法,被杨指导员贴上了“土政策”“土规定”“怪现象”等标签,让在场的骨干面红耳赤。   “这个指导员很认真。”也有人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过了那股劲,该咋地还咋地。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件事很快反转了兵们的预设。   这天,连长刘攀接到机关督导组检查连队的电话通知。考虑再三,他与杨指导员商量说:“能不能调整一下周计划,将周五下午党团活动改为小练兵,周六、周日组织人员突击一下环境卫生,对各类表本补一补。”   杨指导员说:“咱连可没有迎检搞突击的习惯。各项工作落实在平时,坚持在平时,不能‘临时抱佛脚’!”在杨指导员的一再坚持下,连队按周表正常运转。   这天机关检查考核,连队各项规定符合战备要求,军事课目考核优秀,各类教育、会议内容一项不漏,受到督导组的好评,也让官兵对杨指导员的“法治经”有了好感。   正当杨指导员人气越来越旺的时候,连队还真有人不买他的账!此人是谁?教育课上,杨指导员正讲课,教室后面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平静。杨指导员耳朵也尖,板着脸径直走到上等兵邓涛面前,说:“交出来吧!”氛围顿时凝重,平时性格内向的邓涛噌的一下子站起来,把手机猛地摔到了地上,喊道:“连手机都不让用,这个兵我不想当了!”   接着,邓涛被叫到了连部。战士们都惊呆了,心里替小邓忐忑不安,按指导员的脾气,下一步肯定要按“红本本”上纲上线了。   邓涛眼角挂着泪,从连部回来,这时候,就听见值班员发出通知:“各班领手机!”这一举动让战士们摸不着头脑。   话说课堂一幕,杨指导员一眼就感觉不对劲,平时一向遵规守纪的战士怎么会私自使用手机呢?反应还那么大。和邓涛谈心后得知,他父亲刚出了车祸,因担忧父亲的伤势,邓涛才私自购买了手机,想和家里通个话。知道情况后,指导员索性把自己的手机借给了邓涛,让他与家里保持沟通。接着,又向上级反映,为邓涛争取了10天的事假。就在回家的前一天晚上,邓涛主动请求向全连作检查。   晚点名时,杨指导员简明扼要说:“依法带兵也要以情带兵,惩罚不是目的,让战士真正认识错误,主动改正错误,才是带兵的真谛。”   前不久,刘连长休假,杨指导员参加集训,连队工作暂时由副营长谢贤峰负责。原以为主官不在,连队工作要打折扣。可10天里,连队始终有序运转,内务卫生整洁,生活秩序井然,组织活动严密。   耳闻目睹连队按周表正常运转,战士自觉落实条令条例规定的情形,谢副营长不禁感叹:“条令法规就是兵之轨道啊!”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新洲网站建设 http://www.xzwzjs.com.cn

  • 上一篇:沙特将建“巨无霸”主权财富基金 规模2万亿美元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