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愿我们都再勇敢一点
本文摘要:01 2017年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天了,时间正走向更加魔幻的2018年。 从西安回北京的高速上,我收到艾明雅发来的微信。 她今年成立了工作室,从女作家到文化企业的掌门人,每一个转身

01

 

2017年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天了,时间正走向愈加魔幻的2018年。

 

从西安回北京的高速上,我收到艾明雅发来的微信。

 

她今年成立了工作室,从女作家到文化企业的掌门人,每个转身都那样漂亮。

 

她是我的指路明灯。

 

可是如此一个鸡血满格、温顺又铿锵的女子,也会怕——

 

她说,做好了下一年的工作安排,又买了个房屋,心里又期待又害怕。

 

我太熟知那种怕,对未知的恐惧。

 

我说,最坏又能如何呢?

 

当初我从体制内离职,也害怕。但怕的时候会想:最坏又能如何?大不了把房屋卖了。

 

生活走到30岁,需要同意世界的无常,也需要穿越我们的恐惧。

 

高速公路两旁单调的风景,宛若庸常生活的浮光掠影。

 

那一天,我有点恍惚,一年多的“西漂”变得像梦一样虚假。

 

记忆稀薄,眼前浮现的竟是这几位女性的脸:

 

董明珠的脸。她有张照片是跟同学合影,你会讶异,原来董小姐已经60多岁了。

 

她的女同学们,就是那种随处可见的,含饴弄孙的老太太,一张张温和慈祥、岁月静好的脸。

 

董小姐非常明显不像同龄人。

 

由于你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到野心,看到欲望,她双眼里依旧有光,心里有一团火。

 

章子怡的脸。她在《演员的诞生》做导师,碰到烂演技,没办法掩饰一脸嫌弃;

 

看到真的出色的作品,又秒变迷妹花痴。

 

她38岁了,入行20年,拿奖拿到手软,她在演艺圈的地位不需要多言,作品自会为她立传。

 

可我总感觉,她还是那个玉娇龙,一张野心勃勃的脸,过去可能为成名。

 

现在就写着三个字:信念感。

 

张艾嘉的脸。《十三邀》有一期采访张艾嘉,她利落短发,一袭白衣,眼神明亮如少女。

 

那是一张生机勃勃,对世界依旧有惊奇的脸。

 

许知远问她当初在美国念书,为何回到台湾,她笑,由于交了太多男友。

 

面对许知远的深沉结论“自由和爱都非常危险”。

 

张艾嘉温暖笑说“那我告诉你咯,面对爱就是不要逃避。”

02

 

2017这一年,我过得其实举步维艰,像一只钟摆,一边是自我怀疑,一边是自我鞭策。

 

我获得了一点进步。

 

也经历了一些伤心事——当我携带这部分隐秘的伤痛和荣光。

 

第三回到北京,发现其实我已经收成了最宝贵的:我变得无所畏惧。

 

我与我们的野心终于和解。

 

当初不考虑万人阻挡,一意孤行离开了体制,其实我也是忐忑的。

 

那时我初出茅庐,一文不名,经历漫天嘲讽。

 

目前我回来了,注册好了我们的公司,几天之内收到不少业内活动邀约。

 

还有节目邀请我去做嘉宾,更多出版公司投来橄榄枝,我几乎天天都要拒掉几个商业合作。

 

世界变得愈加好玩,挣钱已经成了顺便的事。

 

我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狂奔,已经不在乎得到更多。

 

而这所有的改变,只是经历了一年多光阴的发酵。

 

20+时,我徒有鲜活青春,却活得慌张拘谨,小心翼翼藏好我们的锋芒。

 

害怕偏离主流的生活轨道。(励志语录网 www.lz16.cn)

 

30+时,我开始喜欢自己野心勃勃的脸,不畏惧流言蜚语,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一条路。

 

活成独家风景。

 

这一年,我像一个孤独的掘井人,不断往地表深处钻探——

 

是的,我没任何行业背景。

 

不认识一个圈内人士,我有些,只是一腔逆流而上的孤勇。

 

一点点写作的天分,我将自己和过去的生活彻底割裂,某种意义上来讲,我成了运势的孤儿。

 

这是不辞劳苦,孤独跋涉的一年。

 

站在年末这个时间节点,总会感慨一些得失,唏嘘时光的无情。

 

每一次回望,都在昭示大家,生活如寄,红尘若大梦一场。

 

而一个人最大的野心是什么?就是根据我们的意愿,真实地,自由地去生活。

 

村上春树在37岁那年,离开日本,去欧洲旅居。

 

写出脍炙人口的《挪威的森林》

 

他曾说,“不管全世界所有人如何说,我都觉得我们的感受才是正确的。

 

无论其他人如何看,我绝不打乱我们的步伐。”

 

2018年,愿大家都再勇敢一点。

 

愿你健康快乐,愿你有张野心勃勃的脸。

 

你对2018年有哪些期待?

 

文/李娜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