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伙带着100个大学生兼职送外卖,月入十万
本文摘要:创业,送外卖。这个念头一直隐隐约约,浮出来,又沉下去。直到去年暮春的那个雨天,单子爆了,彭光彬火急火燎处置了这场危机,他才决定抓住它。22岁的彭光彬,是山东师范大学的

创业,送外卖。这个念头一直隐隐约约,浮出来,又沉下去。直到去年暮春的那个雨天,单子爆了,彭光彬火急火燎处置了这场危机,他才决定抓住它。

22岁的彭光彬,是山东师范大学的大三学生。在今年这个“史上最难就业季”,同学们都在忙着筹备考研,而他已经找到了创业方向——面向高校市场送外卖。有100多个大学生,借助课余时间加入了他的团队。

出来找个活儿

刚上大学那年,军训还没有结束,彭光彬就给自己找了个送外卖的活儿。

他在兼职群,看到有饭店招送外卖的兼职,趁着休息日跑去面试,和老板谈得投缘,就定下来了。

店里是卖辣子鸡的,鸡肉、辣椒和土豆片炒到一块,可以做盖饭,也可以配山东大馒头,香辣可口,一天能卖个一二百份。

图|彭光彬从商户处取餐

外卖兼职通常按小时算,一小时八到十块,店主体谅彭光彬是学生,没严格规定工作时长,天天给他六七十块钱,还管两顿饭。彭光彬手脚勤快,有时事多,他只送了两三个小时,周末就一整天都待在店里补回来。

最初送外卖,彭光彬感觉有的抹不开面儿,校园里熙熙攘攘,常常碰上熟人,有时点菜的就是自己同学。好在他性子直,其他人开玩笑不往心里去,日渐习惯了,路上看到同学,还打个招呼。

店主也开解彭光彬:“其他人都在玩,你凭本事在这里赚钱,没什么丢人。”

彭光彬从小长在山东泰安农村,11岁就开始到镇上住校,后来去了泰安读高中,一两个月才回一次家。虽然是家的小儿子,但他早早就掌握了独立。高考考试时,他以体育专长生的身份考进了山东师范大学,学体育教育。在爸爸妈妈看来,老师的职业既稳当又轻松。

进入大学后,彭光彬不想找家拿生活费,开始送外卖。

外卖单量稳定,他一个月能挣个一千多块。同学看他挣了钱,不少人动了心思。全班三十来个人,最多的时候有一半都和彭光彬一样,给商业街的企业兼职。

送外卖非常辛苦。济南四季分明,冬季寒风刺骨,夏季闷热,一天能晒黑一个度,再加上要在饭点送快餐,自己一两点才可以吃上饭,大部分人感受一下就放弃了。

彭光彬坚持了下来。他可以吃苦,送外卖之余,还发过传单,给驾校招过生,甚至还卖过夜宵。他买来三块五一个的馅饼,下晚自习后,在宿舍里卖。冬季业务好,天天能卖一百多个,彭光彬一个饼挣一块钱。

“折腾”了一年多,彭光彬不只没找家拿过生活费,还攒下了一笔钱。

图|送外卖间隙,彭光彬跟小伙伴一块打篮球

商业机会来了,自建团队

送了一年外卖,彭光彬和周围好多企业都成了朋友,平常总在一块儿聊天,时间久了,他从中发现商业机会。

图|彭光彬(左一)在站点里工作

大学城周围的企业,大多和辣子鸡店一样,主要做学生的外卖业务,但学校通常规定,企业得自己配送。

雇配送的兼职职员,企业一个月至少要花一千多,是笔不小的本钱,学生有事,他们还要自己出人手顶上。何况大学里的兼职不好找,最初一天60块就能找到人,后来100多块也找不到人来干。

这部分“痛点”,彭光彬看在眼里,动了自建外卖团队的念头。室友张兴旺一直和彭光彬一块送外卖,两个人“关系到位”,又可以吃苦,这个创业的主意他们一拍即合。

大学城附近有两条商业街,他们主攻离自己学校近的那一片,计划挨个拜访,跟企业聊合作。彭光彬决定,首次拜访先不谈合作的事,只知道企业的需要,做价格、单量的细致调查,“就是跟他们唠”。2018年年末,他们开始拜访企业,整理建议。

图|彭光彬和站点里的同事在大学城周围的商业街取餐

白手起家,彭光彬和张兴旺遇到过不少冷眼。有时进了一家小店,他们连头都不抬,嘴上答应着“好好好”,或者说“忙着呢”,就把他们打发了。

最初彭光彬不好意思,还没有开口,脸就红了,一被拒绝更是泄气,他安慰自己:“将心比心,大家当时什么也没,还是个学生,假如我是企业我也不想。”和企业交际多了后,彭光彬发现技巧:得厚脸皮,慢慢去磨,一次不可以就去两次、三次,被拒绝了也要再去。

“大家就是要朝着建团队这个目的去,假如由于这一点困难就放弃了,那之后再遇见啥事也就一定做不下去。”有些店,彭光彬甚至去了八次。

调查后,彭光彬和张兴旺在信纸上,反复演算:如何给企业提供具备吸引力价格,同时最大化我们的收益,在资金投入可承受的范围内组建团队。

用了好几沓信纸,两个月后,他们草拟出了商业计划书。

用兼职攒下的钱做第一桶金,彭光彬和张兴旺在站点资金投入了五六万,租了房,买了校内分餐点的帐篷和两辆电动车。2019年初,他们开始招骑手。彭光彬想,团队要有肯定的稳定度,企业才会信赖你,于是他决定招两个全职骑手。为吸引企业,彭光彬推出了刚起步的打折价格,决定后期再改价。

单纯以价格吸引企业,并不持久。彭光彬知晓,大部分的企业还在观望,看看最早“吃螃蟹”的企业的成效,再考虑需不需要加入。

“企业怕你送不好,如果出了问题,学生下次可能就不会再点这家了。”彭光彬说,“大家当时开玩笑,如果大家配送好,可以养活这个店;假如送不好,也可以把这个店送死。”

图|张兴旺在学校门口送快餐

雨天,一次危机

算上彭光彬,团队一共四个人,开始创业了。

第一天只送了两个企业:一家是彭光彬一直在送的辣子鸡店,一家是水饺店。两个全职骑手,只送了四十多单,“就跟玩儿一样,绝对赔钱”。两个骑手的工资一天要四百多,最开始活动价只收每单两块多,连骑手工资都不够。

但一周后,开始有企业主动找到彭光彬,让他的团队给店里配送。稳定运营了一个月,业务起色,愈加多的企业找上门,非常快超越了团队和汽车配置的承载量,一度彭光彬只能选择中止接单。

张罗了小半年,彭光彬加强资金投入,建起了我们的外卖配送站,为济南长清大学城附近的企业送快餐到学校。团队接了十一二家店,天天中午可以送五六百单。

一天,雨越下越大。临近饭点,彭光彬慌了。接单系统的提示音,一声接一声响起来。首次遇见雨天,他没想过可能会“爆单”——这天的单量已经超越了一千。

送还是退?彭光彬心里没底。他盘算着,手脚麻利点,或许能送到。店里有四辆电动车和一辆运电动车的三轮车,都可以送。他飞速打电话,招呼学校里相熟的同学来帮忙。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单子压了一个多小时,过了饭点,不少学生选择退单。退回来的外卖,装了三四箱。从没见过这么多退单,彭光彬心情跌到了谷底,“完了,别干算了”。

没退的单子,还要继续送。全部送完,已经是下午三点。彭光彬饭都顾不上吃一口,跑去跟企业挨个道歉。想到他和舍友一共资金投入五六万,还雇了四五个全职的骑手,彭光彬还是感觉不可以放弃,“那下面的兄弟更没活儿干了”。

他走进一个商店,还没有开口,企业老板把他轰了出去,“你出去,该干什么干什么。”过了一会,老板又跑出来找他,说:“你最初干,大家允许你出现这样的情况,但下次得想方法改变。”被退单的企业,基本没让彭光彬承担什么损失,他非常感动。

道完歉,彭光彬和骑手们才坐下来吃饭。处置爆单,整个团队拼了全力。这个意料之外让彭光彬感觉到了团队的凝聚力,有了继续做下去的奔头。

图|彭光彬(右一)和团队里的小伙伴一块吃午餐

是老板,更是哥们

积累经验后,彭光彬判断,中午下课后的一小时,单量占比非常大。有些外卖店一天卖的两百单中,中午的这一个小时占了一半。考虑到假如增加全职骑手,大部分时候,人力又会闲置,彭光彬开始很多招聘兼职骑手,他们只在高峰期,配送一两个小时。

兼职骑手大多是附近大学的学生,想借助课余时间赚零烧钱。为提高效率,彭光彬把兼职骑手的薪酬,从按小时计费调整到了按单量计费。吸取首次爆单的教训,他开始参考下周的天气预报,再根据兼职骑手的空闲时间,每周提前排班。遇见有人临时有事,他再从兼职备用团队里找替补。

考虑到兼职骑手都是学生,酬劳每周一算,如此可以对骑手队伍迅速进行调整。团队和企业之间的成本也是每周一结,能明确地算出盈利或亏损,“没想着必须要盈利,人少加好友、车少加车,改进效率”。

稳定运营后,彭光彬的业务增加了校内的配送。这部分主要由学生兼职承担,最多的时候,一个大学里的兼职备用骑手超越100人。

图|彭光彬(左一)和伙伴们一块聊天,中为张兴旺,右为徐德建

企业和学生两边的事情,彭光彬和张兴旺负责,天天都忙到两三点。队伍渐渐稳定,彭光彬刚开始“自己做老板”的梦想,跨出了第一步。趁着年青,他想闯一闯。爸爸妈妈虽然都在农村,但思想开明,支持他拼一拼。

但管理着上百个全职和兼职骑手的彭光彬,在职员眼中实在不像“老板”。站里骑手的年龄和他大致相当,关系铁,小他一点的喊一声“哥”,年长的就直接喊他“光彬”。

彭光彬开工资有诚意,有兄弟干得好,多发了奖金,大伙儿就撮一顿,聚餐也是站里出钱,“无人是纯来打工的”。

2019年底,彭光彬站点的一个月营业额,达到十几万,每一个月有两万左右的盈利。彭光彬和张兴旺两个人却没从中领过工资。彭光彬说,早期团队扩张需要资金,两个人一块工作也一块生活,生活费从里面出。大家都没怨言。

“外卖是知道高校市场的最好起点”

创业这件事,彭光彬的收成不止是单纯的价值。“最早大家和企业谈,人家头也不抬就轰你出去,心里非常难受。当时大家还赌气说,到时候肯定让他来‘求着’大家给他送。”

他们做到了。那些最早不想搭理人的企业,目前看到他们两个特别热情。

彭光彬原本还担忧,读大学出来后,还是送外卖,会让人笑话。慢慢的,他转变了观念:“送外卖哪个不会,买辆车就能干。”但管理一个站点,涉及职员管理、目的统筹、照顾职员情绪等,每件事都是学问。他半开玩笑:“毕竟人家跟着你吃饭,你得把人家工资挣出来。”

去年12月,彭光彬团队与济南优外卖合并,负责美团在大学城区域的配送。彭光彬做站长,管理大学城附近三个站点,配送范围有八个学校。

图|站点员工徐德建从商户取餐

加入更大的平台,彭光彬感觉自己在团队管理和商户交流上都成长快速,美团也给他和小伙伴,带来了更多兼职机会、订单和更高的收入。彭光彬的事业心更坚定:要在高校市场上挖掘新的可能。

高峰时期,一天处置的订单数超越6000个,更多大学生在空闲时间,加入到兼职队伍,增加社会经验,也赚取生活费。现在,彭光彬负责八个学校站点的总体规划和管理,同时处置突发事件。今年1月初,大学城的学校陆续放假,彭光彬也回到了老家,他计划过完年,就返校回站点,但突袭的疫情,让他在家待了三个月。过完清明,彭光彬就回了济南,虽然学校没开学,但他想提前来做筹备。

5月底,站里终于开工了,可受疫情影响,学校周围的外卖业务基本停了。

大部分学校不主张学生返校,本来有几十万在校生的大学城,看上去格外冷清。彭光彬和两个学校的饭店谈好,只做从饭店到宿舍的校内配送,一天也能送四五百单。

转眼又到了暑假。彭光彬不计划回家,站里还有其他的业务需要筹备,他盼着8月底开学后,所有能再回到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