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售假招“校园兼职”代理,不少大学生铤而走险
本文摘要:“我以为烟是回收的真品,原本就想做个二级代理赚点零花钱,没想到还被判了刑。”4月18日,黄强将2万元罚金交到法院时,还是感到委屈。 两周前,辽宁大连大三学生黄强因做“二级

“我以为烟是收购的正品,原本就想做个二级加盟赚点零烧钱,没想到还被判了刑。”4月18日,黄强将2万元罚金交到法院时,还是感到委屈。

两周前,辽宁大连大三学生黄强因做“二级加盟”销售烟,金额达6万元,被大连金州区人民法院以销售伪劣商品罪和非法经营罪,判处拘役4个月,缓期实行6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而他的同学张泉因销售金额达129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70万元。

黄强只不过售假的大学生之一。“河北大学生互联网售假2年获利200万元被罚”“上海大学生向境外售假LV卖了7000万元被抓”“广东19岁大学生网售假名牌内衣获刑8个月”……近年来,一些伪劣商品制造商或商家盯上了大学生群体,进步其为“二级加盟”,帮其售假。有关专家觉得,大学生分辨能力不足、买假卖假不以为然、法律意识不强,因此致使部分大学生既成了违法犯罪者,又成了被害者。

不辨真伪,受害也受罚

一条中华软包烟市场价在600元~800元之间,而同样的烟,在“二级加盟”黄强和张泉的微信朋友圈内只须200元。

很多加盟商以招大学生校园兼职的名义招聘“二级加盟”。一个声称“中国最大的面向校园学生兼职、加盟”的校园加盟网站,天天发布26个城市近200条招聘信息。这部分加盟商几乎不与大学生见面,全程网上或电话联系。其中,不乏伪劣商品加盟商。

2016年,张泉在类似网站中联系上招聘礼品销售“校园加盟”的滕某,销售的是烟。滕某声称这部分烟全从礼品店“收购”,除去生产时间长,水平没问题。并拿出烟草专卖许可证的照片,劝说他做“二级加盟”,中华软包烟以每条批发价100元的价格给他。张泉于是在朋友圈里发烟销售广告,每条烟赚得100元,他再将剩下的100元和购买者的地址转给滕某,烟直接邮寄给购买者。

先是卖给同班同学,再卖给同校、临校大学生,张泉的“业务”越做越大,他又拉来黄强入伙。2017年8月,经大连公安机关侦察,滕某的烟是以每条70元的价格从一个姓许的福建人处购买。经测试,烟为伪劣商品。

庭审中,张泉和黄强称自己并不确定所售烟为假货。法院觉得,虽然二人不可以明确地知晓烟是假货,但售卖的烟紧急低于市场价,而且出处不明,大概是伪劣产品。两人可以拿去有关部门测试,或者索要商品水平合格证,但都没做,“尽管两人也是受害者,但他们却与滕某一样触有销售伪劣商品罪。”

法官告诉记者,一些大学生因分辨能力不足,被伪劣商品制造商或商家诱骗的状况数见不鲜。大学生加盟的商品五花八门,服饰、化妆品、名牌运动鞋和包最容易见到,除此之外,还有游戏竞价、校园贷竞价、床被出租、智能3C配件售卖等等。

打击难,不少大学生铤而走险

由于没分辨出真伪,“二级加盟”安欣虽挣了800元加盟费,却被索赔9.96万元。

沈阳农业大学学生安欣给“美丫美国代购”互联网代购商做“二级加盟”赚差价。第一个订单就是一款价值2.49万元的香奈儿品牌单肩包。代购商从美国邮寄给她后,她仔细对比了官方网站图片和实物的每一个细则,没发现有不同,根据网上的分辨帖子查阅了产品编码,确认无误后发给了客户。

但,客户称自己找了机构鉴别,商品不只不像官方网站上说的材质是皮的,而且产品编码也查不到。客户将安欣告上法庭,需要退款2.49万元,并按消费者保护法有关规定,需要索赔三倍货款7.47万元。

除去自己分辨能力不足,还有些大学生并没意识到买假卖假的紧急性。

“大品牌的高仿衣服和包包,大家平常都会买。价格实惠,水平也过得去。有时我用腻了,还会放在网上卖,身边的很多同学也如此做,都习以为常了。”辽宁工业大学大二学生翟佳悦告诉记者,今年3月,她由于挂在网上的二手包发布信息涉及某大品牌,没经销权,被强行下架,还被扣除去信用积分。但她对此却不以为然。

国内刑法第140条规定,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是指生产者、销售者在商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商品冒充合格商品,销售金额达5万元以上的行为。

但,售假行为打击难,让很多大学生铤而走险。沈阳工商局有关员工告诉记者,网上售卖伪劣商品的投诉较多,但由于举证难,工商部门打击起来也难。伪劣商品销售,生产方、商家、二级加盟、消费者等多不在一个城市,这需要不同城市多个部门联合(或转交)办案。在查处过程中,一些生产商是没注册的黑作坊,这就需要警方参与,但只有涉及假冒伪劣金额较大的才能转交给警方。

保护学生,学校应为校园兼职把关

记者以“销售伪劣商品罪”为关键字,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4年起,全国每年有关案件2000余件,2017年,有关案件达2947件。

“大学生涉世未深,大家在对大学生被利诱违法感到遗憾的同时,更应该深思造假售假为什么这样泛滥。”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海说。

“从源头上打击制造商和商家造假,才能为大学生筑起一张防护网。”王金海建议,对电商网站上的店铺、个体经商户进行工商注册登记。电商现在进步飞速,但这方面的立法和监管亟待健全。

“假如店铺经过工商注册登记,工商部门就有了明确的执法权限,消费者的举报、投诉更有力度。”王金海说,“店铺、个体经商户假如常见经过工商注册登记,将会减少店铺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比率,提高电商行业的诚信度。”

辽宁百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孟宇平则建议,学校应为校园兼职加盟把关。一方面,严格筛选企业在学校发布的兼职加盟信息,发现违规企业立即在全校公示。另一方面,做好学生兼职登记工作,增加互联网商务法律常识普及公开课,增强大学生的法律意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