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不该成为解决招工难问题的对策
本文摘要:用童工不但违法,想以此来降低生产本钱的愿望更加不可能达成,即使如此,还是有不少的招工单位变相招收童工。从2007年山西煤矿不少存在童工事件,到最近的烟台富士康招收实习生
用童工不但违法,想以此来减少生产本钱的愿望愈加不可能达成,即便这样,还是有不少的招工单位变相招收童工。从2007年山西煤矿很多存在童工事件,到近期的烟台富士康招收实习生有未满16周岁的学生,都使企业背负了更多的本钱。

童工的出现,有其自己是什么原因,也有“市场”是什么原因。一方面可能因为个体或者家庭缘由,致使儿童过早地失学而被迫加入劳动者的队伍;另一方面也会由于有关招工企业法律意识淡薄,为了减少本钱而违法用童工。不少的招工单位为了应付招工难困境,用各种办法招收未成年人。不少未成年人用假的身份证,或者不签订劳动合同,或者以临时工的身份出目前各种岗位之中。

招工单位招收未成年人,用童工的害处是不言而喻的。将原本应该同意更多教育的童工提早拉进就业队伍,因其受教育水平低下,总是只能从事便宜的体力工作。遭到身心伤害不说,还非常难得到适当的工资回报。在个人进步后期,由于童工阶段未完成应有些常识积累,在其青中年阶段自然而然地会继续徘徊在低工资的体力劳动阶段,难以达成生活转折。长此下去,中国更多的劳动力将只能是毫无竞争优势的。

社会的舆论是巨大的,负面的公众影响对企业是一种没办法估量的损失。在全球化的今天,企业之间的角逐在某种程度上是生产本钱的角逐,但以童工来无底线的压低劳动力本钱,并以此“优势”参与角逐,总是会遭到海内外舆论谴责。这对于当事企业的商业形象是一种损毁。从这个意义上而言,童工所带来的“本钱优势”必然会被“舆论劣势”抵消,失必大于得。

还有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政府。工厂为了减少本钱,将企业内迁,不少的政府为了吸引资金投入,增加就业,对当地的企业招工没严格的限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不只影响政府的形象,还会对当地的价值、生活观念产生肯定的负面影响,不少原本不想学习的学生就借助这个空子进入工厂打工。地方政府任凭有的工厂违法用工,有些学校还以“实习”的名义无所顾忌地紧密配合,这都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用童工的企业,除去那些被报道的以外,一定还有不少“隐藏”起来的。当不少企业已经意识到便宜劳动力总有枯竭的时候,开始寻求其他的方法解决用工问题是值得社会学习的。用童工不是企业应有些选择,应付招工难的办法有不少,一味的减少生产本钱更不是企业进步的长久之计。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