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人的天堂 – 艾·辛格
本文摘要:某一时,某一处,有一个叫卡狄施的富人。他有一独子名阿特塞。卡狄施家一位远亲孤女,名阿克萨。阿特塞是个身材高大的女生,黑头发黑眼睛。阿克萨是蓝眼睛金黄头发二人年龄大

某一时,某一处,有一个叫卡狄施的富人。他有一独子名阿特塞。卡狄施家里一位远亲孤女,名阿克萨。阿特塞是个身材高大的女生,黑头发黑双眼。阿克萨是蓝双眼金黄头发二人年龄大约一样。小时候,在一块吃,一块念书,一块玩。长大了之后二人要结婚那是当然的事。

但等到他们长大,阿特塞突然病了。那是没人听说过的病:阿特塞自以为是已经去世了。

他何以有此想法?仿佛他曾有一个老保姆,常讲一些有关天堂的故事。她曾告诉他,在天堂里既不需工作也不需念书。在天堂,吃的是野牛肉鲸鱼肉;喝的是上帝为好人所备下的酒;可以睡到非常晚再起来。

 

而且没任何职守。阿特塞天生懒惰。他怕早起,怕念书。他知晓有一天他须接办他爸爸的业务,而他不想。既然死是唯一进天堂的路,他决心越早死越好。他一直在想,不久他以为他真的去世了。

 

他的爸爸妈妈当然是非常担心。阿克萨暗中哭泣。一家人竭力说服阿特塞他还活着,但他不相信。他说:“你们为何不埋葬我?你们知晓我是去世了。由于你们,我不能到天堂”。

 

请了很多大夫检视阿特塞,都试图说服这小孩他是活着的。他们指出,他在说话,在吃东西。可是不久他少吃东西,极少讲话了。家人担忧他会死。于绝望中,卡狄施去访问一位伟大的专家,他是以博学多智而著名的,他名叫优兹大夫。听了阿特塞的病情之后,他对卡狄施说:“我答应在8天之内治好你儿子的病,但有一个条件。你需要做我所吩咐的事,无论是怎么样的怪。”

 

卡狄施赞同了,优兹说他当天就去看阿特塞。卡狄施回家去告诉他的妻、阿克萨和仆大家,都要依从大夫的吩咐行事,不能起疑。优兹大夫到了,被领进阿特塞的屋内。这小孩睡在床上,因断食而瘦削苍白。

 

大夫一看阿特塞便大叫:“你们为何把死人停在屋里?为何不出殡?”

 

听了这部分话,爸爸妈妈吓得要命。但阿特塞的脸上绽出了微笑,他说:“你们看,我是对的。”

 

卡狄施夫妇听了大夫的话虽然惶惑,可是他们记得卡狄施的诺言,立即筹措准备丧葬事宜。

 

大夫需要将一个房间筹备得像天堂的样子。墙壁挂上白缎,百叶窗关上,窗帘拉密,蜡烛日夜点燃。仆人穿白袍,背上插翅,作天使状。

 

阿特塞被放进一具开着的棺材,于是举行殡仪。阿特塞快乐得筋疲力竭,睡着了。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在一间不认识的屋子里。“我在那里?”他问。

 

“在天堂里,大人,”一个带翅膀的仆人回答。

 

“我饿得要命,”阿特塞说道,“我想吃些鲸鱼肉,喝些圣酒”。

 

领班的仆人一拍手,一群男女仆人进了来,都背上有翅,手棒金盘,上面有鱼有肉,有石榴和柿子,凤梨和桃子,一个白胡须高个子的仆人捧着斟满酒的金杯。阿特塞狂吃了一顿。吃完了,他说要休息。两个天使给他脱衣,给他洗澡,抱他上床,床上有丝绸的被单和紫绒的帐盖。阿特塞立刻怡然熟睡。

 

他醒来时,已是早晨,可是和夜里也没分别。百叶窗是关着的,蜡烛在燃烧着。仆大家一看见他醒了,送来和昨天完全一样的饮食。阿特塞发问:“你们没牛奶、咖啡、新鲜面包和牛油么?”

 

“没,大人。在天堂一直吃同样食物的。”仆人回答。

 

“这是白昼,还是夜?”阿特塞问。

 

“在天堂里无所谓昼和夜”。

 

阿特塞吃了鱼、肉、水果,又喝了酒,但胃口不像上次好了。吃完后他问:“什么时间了?”

 

“在天堂里时间是没有的,”仆人回答。

 

“我目前干什么呢?”阿特塞问。

 

“大人,在天堂里,不须做任何事。”

 

“其他的圣徒们在那里?”阿特塞问。

 

“在天堂里每一家有其自己居住的地方。”

 

“可以去拜访么?”

 

“在天堂里彼此居处距离非常远,无从拜访。从一处到另一处要走好几千年。”

 

“我的家人什么时间来?”阿特塞问。

 

“你爸爸还可再活二十年,你妈妈再活三十年。他们活着便不可以到此地来。”

 

“阿克萨呢?”

 

“她还有五十年好活。”

 

“我就要孤独这么久吗?”

 

“是的,大人。”

 

阿特塞摇头思索了一阵。随后又问:“阿克萨目前预备干什么?”

 

“现在她正在悼念你。不过她早晚会忘掉你,遇到另一青年,结婚。活人都是这个样子。”

 

阿特塞站了起来开始来回踱着。这是好久好久以来首次想做点啥事,但在天堂里无事可做。他怀念他爸爸,思念他妈妈,渴念阿克萨;他想研读些什么东西;他梦想旅游,他骑他的马;他想和朋友聊天。

 

终于他没办法掩饰他的悲哀。他对一个仆人说道:“我目前了解了,活着不像我所想的那样坏。”

 

“大人,活着是艰苦的,要念书,要工作,要经管事业。在这里所有轻松。”

 

“与其坐在此地,我宁可去砍柴,搬石头。这样的情况要保持多长时间?”

 

“永无尽期。”

 

“永无尽期待在这儿?”阿特塞急得乱抓头发,“我宁愿自杀。”

 

“死人不可以自杀。”

 

到了第八天,阿特塞绝望到了极点,一个仆人照预先的安排,过去对他说:“大人,原来是错误了,你并没死。你需要离开天堂。”

 

“我还是活着吗?”

 

“是的,你活着,我带你还阳。”

 

阿特塞喜欢得忘其所以。仆人蒙上了他的双眼,在房子的长廊上来回走了几趟,然后带他到他家人等候的房间,打开他遮眼的布。是睛朗的天气,阳光射进敞着的窗户。外面的花园里,好鸟时鸣,蜜蜂嗡嗡。

 

他快乐得亲吻他的双亲和阿克萨。

 

他对阿克萨说:“你还爱我么?”

 

“是的,我爱你,阿特塞。我不可以忘记你。”

 

“果然这样,大家就该结婚了。”

 

不久,结婚典礼举行了。优兹大夫是上宾。乐师奏乐,宾客自远方来,都给新娘新郎带来精美的礼物。庆祝七天七夜。阿特塞与阿克萨极为幸福,白头偕老。阿特塞不再懒惰,在当地成为最勤奋的“商人”。

 

结婚典礼之后阿特塞才发现优兹大夫治疗他的经过,原来他是住进了蠢人的天堂。后来他和阿克萨时常把优兹大夫的神奇治疗法讲给他们的子孙听,以如此的一句话作结束:“天堂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当然无人知晓。”《读者》20年来最具影响力的十篇文章之一(1981.01)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