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见死不救,可治好了病,医药费找谁要?越来越多的无主病人,正在影响医院的正常经营。7月14日,记者从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医院了解到,5月2日,交警送来一名因车祸导致生命垂危的患者,医院紧急开通“绿色通道”,经过70多天的精心治疗,患者已达到出院后期恢复的状况,其亲属却拒绝将他接回。面对10万多元的医疗费用和无人来接的病人,医院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受伤严重却等不到病患家属

  14日上午,记者到达医院康复医学科,一名40多岁的患者身穿病号服,正在接受主治医生胡佳鹏的康复训练。

  康复医学科主任李宏斌介绍,5月2日23时许,长治市直交警五大队长钢中队民警送来一名颅脑外伤深度昏迷的患者。一同前来的交警讲,此人酒后骑摩托车撞在路边的大树上,被路人发现后报了警,其他相关信息一概不知。

  经CT检查初步诊断,患者颅脑损伤,骨盆骨折。如果不尽快进行手术,将有生命危险。重症监护室多次联系交警,让想办法找到家属来签字,以便手术,但一直等不到消息。医院院长李晓东说,总不能见死不救啊,没人签字我来签。5月4日上午,医院对这名无主患者施行开颅手术清除了血肿,术后患者的生命体征逐渐平稳下来,脱离了生命危险。

  医护人员轮流悉心照料

  交警部门多方查找,终于查清了这名病人是屯留县路村人,名叫徐爱中,现年47岁。此人父母已经过世,未成家,有一残疾哥哥,弟弟的妻子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徐爱中的哥哥和弟弟始终拒绝见徐爱中,交警和院方找到村委会、乡政府、县民政局,也一直没有结果。

  5月21日,徐爱中转入康复医学科进行治疗。因处于嗜睡的浅昏迷状态,没有家属陪同,主治医生胡佳鹏连续二十几次陪伴徐爱中走进高压氧舱进行高压氧治疗。

  康复医学科护士长陈光华告诉记者:“徐爱中因没有家人陪侍,除了治疗,在生活上也都是全科医护人员轮着干,理发、剪指甲、刷牙、喂饭,清理大小便、换衣服等,就像照顾小孩一样照料着他。他不能坐,护士就在床上给他按摩双上肢和双下肢,扶他锻炼身体。”

  “无主病人”可申报应急救助基金

  从入院到现在,徐爱中的手术费、治疗费、ICU病房护理费及各种医药等费用加在一起已经高达10万多元。“虽然徐爱中目前已达到出院的标准,但没有亲属来接,我们又不知道该送往哪儿,这样下去,不光医院耗不起钱,还得拨出专门的病房,调配医护人员对他进行护理,有限的医疗资源被占用,会影响其他病人的救治。”主治医生胡佳鹏说。

  针对徐爱中的问题,记者咨询了山西英佳律师事务所的原冰律师。原冰律师表示,这是一起比较典型的案例,徐爱中既不属于精神病人,又不是未成年人,并且他也没有抚养过自己的兄弟姐妹,所以他并没有指定的监护人,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其兄弟姐妹必须对其进行抚养。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可以求助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国务院第649号令中《社会救助暂行办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国家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制度,对需要急救但是身份不明或者无能力支付急救费用的急重患者给予救助,符合规定的由疾病应急救助基金支付。第二款指出,疾病救助制度应当与其他的医疗保障制度相衔接。至于徐爱中的将来去向问题,原冰律师表示最好的解决办法是通过民政以社会福利的方式,由相应的管机构,用于无主病人的救助。

  对此,本报记者走访了长治市卫生局副局长侯宝庆。侯宝庆介绍,像徐爱中这种情况,如果通过有关部门调查核实后确系无主病人,符合条件后医疗费用可申报疾病应急救助基金。长治市卫生部门自去年就以文件的形式下发了“应急救助基金”的相关办法,可按照相关办法逐级申报应急救助基金。 (记者 张文举)

 (原标题:尽全力救了他十万医药费没人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