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媒体刊文陕北人日夜期盼着包西高铁开建|

作者:襄阳西继迅达电梯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6-01-02 20:02:19
官方媒体刊文:陕北人日夜期盼着包西高铁开建
铁路,正在给陕北人民带来更大福祉铁路,正在给陕北人民带来更大福祉

  原标题:陕北人的铁路梦

  在三个多月前召开的呼包银榆经济区第三届市长联席会议上,榆林市与包海高铁起点城市包头市以及鄂尔多斯市共同签署了《关于推动包西客运专线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并先行启动建设的合作协议》。这条纵贯整个陕北的高铁线路全长800公里,拟设计时速350公里,如能早日建成,将对陕北革命老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巨大的带动作用。消息一出,许多陕北人在充满期待的同时也充满感慨,不由得回想起赶牲灵的历史,回想起陕北几十年来充满曲折的铁路建设史。

  特约撰稿人 惠世新

  一列列火车奔驰在陕北一纵两横电气化铁路线上,随着机车一声声的汽笛长鸣,山川沟道、梁峁坡塬发出阵阵回响。这响声似乎在向整个世界宣示,虽然高铁对于陕北来说还只是一个新的梦想,但陕北大地没有铁路运输的历史毕竟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1、赶牲灵的活儿干了千百年,赶牲灵的歌儿唱了千百年,在古代是辉煌,在近代是悲凉

  陕北地处黄土高原腹地,由于年久日深的风雨侵蚀和水土流失,它的北边通向内蒙古的道路和西边通向宁夏、甘肃的道路,常常被漫漫黄沙所侵占,交通运输有时靠骡马都很困难,只得靠骆驼来承担,因此榆林古城便得了一个“驼城”的别称;它的南边通向西安的道路和东边通向山西的道路,出没在千沟万壑之中,很多地方险到连驴车马车都不能通过,只能驴驮马运,靠四条腿走天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和环境中,才产生了那首传唱了千百年的陕北民歌“赶牲灵”。

  赶牲灵搞运输这原始至极的方法,在当今的年轻人眼中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可是在古代,它却为陕北的物资流通和文化交往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创造了无可否认的辉煌。因为在当时的历史环境和道路情况下,再没有比它更先进的交通工具和运输方法。我的老家在清涧县城郊,记得小时候,村里的老一辈人经常向我们讲述过去的交通情况,那时的西安、兰州、包头、太原等城市在人们的脑海中是十分遥远的地方。从清涧县城出发到省城西安是12马站路程,风雨无阻,没有任何耽搁,也得12天才能到达。以此概算,延安到西安就得9天,榆林到西安就得17天。一路风吹日晒,吃苦受罪且不论,过险道人畜摔死在山谷,走稍山遇土匪打劫,落个人财两空是常有的事。然而路再险,活再难,在陕北的古道上,赶牲灵的队伍从没有断过,赶牲灵的歌声从没有停过,一代又一代人,走了千百年,唱了千百年。

  到了近代,当西方国家已出现了火车、飞机、汽车、轮船时,我国却远远落在了时代的后边。甚至到1876年的时候,还发生了把英商刚刚修好的淞沪铁路花28万两银子买回来,然后再花银子拆毁运到海边抛进海底的荒诞之事。那时的陕北当然也落后,别说坐过火车、见过火车的人没有几个,就是听说过火车的人也为数有限。所以赶牲灵的活儿还得继续,赶牲灵的歌儿还得继续,但那已不再是辉煌,而是无奈和悲凉。

  直至上世纪三十年代前后,咸榆公路才算勉勉强强穿越陕北,榆林、延安陆续修了机场,也有了几部汽车。但那少得可怜的汽车、飞机连军政单位都不够用,哪还有民用的份儿,普通百姓只能偶尔看上一眼,甚至连摸一摸都是奢望。但不管怎么说,人们总算实实在在亲眼见到了飞机、汽车这样的现代化交通工具,对火车心存的种种疑虑也逐步打消了,看了几场电影中火车又吼又奔的镜头,听了越来越多外边来人的述说,人们头脑中火车、铁路的概念逐步清晰,而企盼火车能像汽车一样从家门口经过的想法产生了,陕北人的铁路梦就这样悄然开始了。


  2、修铁路的事儿想了半个多世纪,修铁路的话儿说了半个多世纪,但就是没有实现,有过希望,也有过失望

  新中国建立后,国家的发展建设日新月异,陕北的交通运输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县县通公路,县县有汽车,后来发展到乡乡通公路,乡乡有汽车,赶牲灵搞长途运输的队伍不见了,短途运输也都改成了驴车马车,但修铁路、通火车的事儿,仍然像天方夜谭一样,遥不可及。从西安到陕北,火车只能坐到铜川,转乘汽车一天到达延安,两天到达绥德,三天到达榆林。而从银川、包头、太原三个方向往陕北修铁路的想法在那时只是人们头脑中的蓝图而已。说起陕北大地依然“手无寸铁”,陕北人民依然难得温饱,周恩来总理都掉过眼泪,老百姓也免不了发几句牢骚话,但一想到我们的国家底子薄、基础差、人口多,很多地方还比不上陕北,国家有限的经济力量还只能用在吃饭穿衣上,别的什么事情只能推后,陕北人更多的是对党和政府的信任、理解。

  1966年底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全国学生大串联,对于当时陕北的青少年学生来说,是一次坐火车的大普及。各地、县所有初中以上学校的大部分学生都外出过,经了风雨,见了世面,真真实实地感受了一次火车的神奇和威力。修铁路通火车,再一次成为陕北人谈论的热门话题,成为人们向往中的大事件。铁路梦、火车梦,普及到每一个人心中。1973年,西延铁路终于开始修建了,人们的高兴劲就别提了,无数个陕北人眼巴巴地盼望着这条铁路早日通车。可是这铁路一修就是21年,按全长333公里计算,平均每年修11公里,直到1994年8月初才建成通车。很多陕北老人是带着生前没有能看到火车奔驰在家乡大地上的遗憾离开人世的。1985年前后,我还在清涧县委工作,其间在陕西省委党校培训学习两年,每年至少在这条路段上往来五六次。看到那一段段半拉子路基,一个个孤独的桥墩,我的心真是伤感至极。我一遍遍地问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最后只能以我们的人民才刚刚填饱肚子,我们的国家才刚刚改革开放来宽慰自己,来给困惑疑虑的群众解释。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陕北人的铁路梦达到高潮,不仅老百姓盼急了眼,地方政府也盼急了眼。延安、榆林两个地区相继都在政府机构中设立了县处级的铁路办公室,编制、人员、经费一应俱全,专门负责协调解决在修建铁路过程中发生的问题,全力以赴支援铁路建设。要是在五、六十年代,肯定会出现全民动员,男女老幼争上铁路工地的感人场面。榆林地区,在当时连干部职工工资都不能按时足额发放的情况下,号召干部职工为神延铁路建设捐款,尽管那阵子大家的决心很大,热情和积极性很高,但总共捐的款据说还不够修2公里铁路线,捐款活动只好不了了之。这些事情现在说起来,似乎可笑,可它反映的是那段历史,承载的是陕北干部群众对铁路、对火车的企盼和梦想。


  3、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陕北人的铁路梦逐步成为现实;但愿陕北人的高铁梦也能在“十三五”期间实现

  西包铁路线的包神段,是进入陕北境内的第一条铁路。1986年8月开工建设,1989年4月就铺轨通车到神木县大柳塔,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特地赶来参加了通车仪式。这段全长170多公里的铁路,尽管在陕北境内只有17.5公里,但它却结束了陕北没有铁路、不通火车的历史,意义和影响是巨大的。

  西包铁路线的西延段是进入陕北境内的第二条铁路,它1973年开始建设,中途修修停停,停停修修,直至1994年才全部建成。尽管它的建设周期曲折漫长,令人望眼欲穿,但它全长333公里的里程,在陕北境内就有258公里,且直达革命圣地延安,再加上它在客货两运方面的优势(包神铁路以煤运为主),产生的意义和影响更为深远。

  包神铁路和西延铁路通车后,一个从北,一个从南直指陕北腹地。什么时候才能够把它们连在一起,形成陕北交通的大动脉,成了人们最关注的热点问题。1998年5月神延线动工兴建,2001年4月全线铺通,2004年1月正式交付运营。全长385公里的里程,比西延线多出52公里,而建设周期还不及西延线的四分之一。西包线全线贯通后,复线工程也于2010年胜利完成,运力、运速,运质都大幅度提高,陕北人喜上眉梢。

  进入西部大开发时期,陕北的铁路建设真是梦什么,来什么;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成什么。西包铁路贯通南北后,东西是否也能够有铁路连起来?果然神朔线横穿神木、府谷两县,直达山西朔州,直通华北、东北,1996年7月开通,2004年复线建成。令陕北人更加欣喜的是,2006年2月开工、2011年1月正式建成通车的太中银铁路从西向东横穿定边、靖边、横山、子洲、绥德、吴堡六县360多公里,直达山西太原,直通东部沿海各省。从此陕北铁路一纵两横的大骨架形成,东南西北和全国的铁路网连成一片。

  现在陕北延安、榆林两市25县区,有16县区通了铁路,有了火车,8万平方公里土地,578万人口,拥有铁路线1100多公里。另外还建有专用线30多条,约200多公里,两市80%左右的货物运输,30%左右的旅客运输任务由铁路承担。延安西安往返动车开通后,两地之间两小时即可到达;榆林西安往返直快列车开通后,两地之间六小时即可到达,和过去赶牲灵,坐汽车相比,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是天壤之别。铁路安全、便捷、低价、高质量的服务越来越得到旅客的认可和普通老百姓的欢迎。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在府谷县,由民营力量投资自建的古城至庙沟门煤矿铁路专用线,2010年经国家批准,2012年就竣工完成;按国铁一级标准建设,连接三大工业集中区,正线全长42公里,是目前我国里程最长的地方煤矿专用铁路。

  从1973年到现在,特别是近十几年间,陕北铁路实现了大发展。在业已到来的高铁时代,陕北人的高铁梦也越来越强烈,他们日夜期盼着高铁开建,给这片当年为中国革命作出巨大贡献的土地带来温度和速度。

  (编辑:wsx0184)



也许您也喜欢:

  • 上一篇:春运首日火车票明天开卖 首次网上购票需先核实身份|
  • 下一篇:给宝宝刷牙,你的方法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