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细菌战10年诉讼无果 日本政府遭痛批|海贼王487集

作者:襄阳西继迅达电梯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8-10 10:06:02
常德细菌战10年诉讼无果 日本政府遭痛批

  当年常德市武陵区鸡鹅巷,日军在这里投下染有鼠疫细菌的跳蚤。(此照片由常德市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提供。)

  74年前的那个早晨,81岁的李明庭仍然记忆深刻。

  那是1941年11月4日,清晨6点左右,7岁的李明庭正在睡觉。“突然一阵轰隆声,把我震醒了。”李明庭查看发现,天上来了几架日本飞机,盘旋一阵后,便飞走了。

  “飞机那天没有投下炸弹,我们觉得太奇怪了。”李明庭回忆说。

  可就在飞机走后不久,常德城就陷入一片惶恐之中。

  超过7643人丧命,商贸重城变死城

  “日本鬼子投的是比炸弹更具毁灭性的东西。”李明庭现在是常德市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理事,他回忆说,后来直到有人相继死去,才知道日本鬼子是来投毒了,后经认定,是一批染有鼠疫细菌的跳蚤。

  2天后,常德便开始鼠疫流行,并迅速蔓延。据当时常德上交的一份报告显示,“至11月19日止,常德民众感染鼠疫者已有55人”。

  据中国防疫历史档案记载,已知的常德第一个鼠疫受害者是一名叫做蔡桃儿的12岁少女,她家住在当时投菌最多的常德市关庙,11月11日晚发病后,经抢救无效13日早上死亡。

  就在蔡桃儿死亡的当天和次日,常德医疗部门又在东门发现3名鼠疫死亡者,此后一段时间里,因鼠疫死亡的情况接连不断地出现。李明庭说,由于疫尸太多,当时常德西门外3座焚尸炉烧塌了2座。

  一人有病,波及全家。疫情严重蔓延后,常德城里,大家都谈“鼠”色变,不敢出门。很快,常德市从洞庭湖上的商贸重城,变成了一座死城。

  据后来走访调查,常德鼠疫从1941年11月开始至1945年底止,前后流行长达4年,因其丧命的人超过7643人,这项数据后来被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从法律层面采信和认定。


  10年诉讼无果,日本政府遭痛批

  日本发动细菌战违反国际公约,违反人道主义。从1997年开始,常德细菌战受害者家属先后多次赴日本,起诉日本政府的罪行。

  “经过严格甄审,最后确认7643名遇难者的证据有效,并送达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常德市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秘书长丁德望今年82岁,是细菌战受害者家属之一,这场官司,他一直参与其中。

  丁德望透露,2002年8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宣判中国常德提交的证据有效,首次承认了日本在中国湖南常德、浙江宁波和义乌等地实施了细菌战,迫害中国人民。

  “但是,他们不赔偿。”丁德望说,对日方这种判决,中方原告不满,先后向日方高等法院、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但最后得到的是“不予受”的答复。一场跨时10年的中国细菌战诉讼案,于2007年5月以中方败诉告终。

  “他们就是不认罪,荒唐!”丁德望说,日方的态度和做法不得民心,遭到痛批。早在1996年,一批日本反战人士在日本成立了日军731细菌战研究会,首次派调查团到常德市调查日军细菌战受害情况,并表示愿意免费帮我们起诉日本政府的罪行,讨回公道和索赔损失。

  在之后长达10年的诉讼路上,该批日本反战人士多次帮助受害者家属,声讨日本政府罪行。

  勿忘国耻!建议设立细菌战受害同胞纪念馆

  寻访多位常德市民,问起70多年前的那场瘟疫之战,大部分人都直摇头,表示“只听过些许碎片”。

  “再过几十年,或许就没几个人了解了。”常德市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会长高锋说,常德遭遇了常德会战、细菌战、无差别轰炸,常德老百姓遭受了巨大的伤害。如果我们不重视不铭记那段历史,那么,那些无辜平民百姓就等同于“白白牺牲”。

  对此,高锋建议建立细菌战受害同胞纪念碑和纪念馆,以昭示日本侵略暴行,警示国人不忘国耻。

  “这个历史公道始终要讨还的。”高锋表示,尽管10年诉讼最终中方失败,但今后,他还将组织全国性的细菌战受害者协会,收集研究日本的相关罪证,向全社会公布,继续向日本施压,追究日本的责任。



  • 上一篇:南京六合长芦菜场现问题凤爪 揭凤爪“美白秘|威尔海登
  • 下一篇:杭城小区免费垃圾袋断档半年多 多数小区8月|武汉自贸
  •